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创业>创客>潘石屹们难圆创客梦:共享办公在华水土不服

潘石屹们难圆创客梦:共享办公在华水土不服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5年10月9日
[摘要] “潘石屹来了!毛大庆来了!任志强来了!王思聪来了!”9月23日的望京SOHO 3Q格外热闹,3Q里创业者的朋友圈几乎都被这四位大佬刷了屏。
 潘石屹们难圆创客梦:共享办公在华水土不服

“潘石屹来了!毛大庆来了!任志强来了!王思聪来了!”9月23日的望京SOHO 3Q格外热闹,3Q里创业者的朋友圈几乎都被这四位大佬刷了屏。

 

易居执行总裁也在这天带着60多位易居沃顿总裁班的学员,在望京SOHO 3Q参观,上午他们刚刚参观了优客工场。潘石屹、任志强和毛大庆齐聚,举办一场共享办公主题的圆桌讨论,也是来自易居的请求,因为学员对于“共享办公”既陌生又好奇,而SOHO 3Q、优客工场等正是国内地产商跨界打造的“创业空间”。

 

“国民老公”王思聪当天来SOHO 3Q,则是一个巧合,他刚好在为自己的项目物色办公场所,SOHO 3Q被列为考察对象。

 

共享经济的典型企业Airbnb入华,也选择了主打共享办公概念的“梦想加”作为自己的据点。有消息称,Uber也在考虑和Airbnb做同样的选择,梦想加或许将实现两大共享经济鼻祖的齐聚。

 

早在10多年前,共享办公模式在欧美曾红极一时,却在科技泡沫破裂的大势之下结局惨淡,幸存者仅有Regus。今年国内迎来创业热潮,各种孵化器层出不穷,地产商也纷纷赶时髦,共享办公模式随之在中国兴起,但火热的同时,背后也有不少阴霾,WeWork的中国门徒们刚刚起步,就遇到资本寒冬趋势,发展前景不太乐观。

 

留不住的创业者

 

“明天我们团队就要从3Q搬走了,搬去鼎好大厦里的一个加速器。”腾讯科技去中关村SOHO 3Q探访的前一天晚上,原本约好的奇点机智技术负责人宋嘉伟,在微信上宣告了他要离开的消息。

 

SOHO 3Q是SOHO中国推出的O2O共享办公产品,潘石屹说Uber和Airbnb给了他灵感。而外界更愿意将其称之为WeWork的中国模仿者。

 

在中关村SOHO 3Q见到宋嘉伟时,奇点机智20个人的团队中,已经有10个人已经搬到新的办公场所,剩下未搬的人员如往常一样工作。此时距离他们搬进3Q不到2个月,离3Q给他们的3个月免费租期到期还有一个多月。

 

在SOHO 3Q之前,奇点机智曾陆续在星巴克、3W孵化器、微软创投加速器辗转。这是一个常见的创业样本。

 

创业最初期,几个人连办公室都没有,在星巴克架几台电脑,就开始写代码。3W孵化器让宋嘉伟最难忘的是3W咖啡二楼丰富的创业活动,他说自己每天下午都会去看一看。而微软加速器是奇点机智工作最久的地点,6个月限期到了,才不得不离开。

 

“我们团队都非常喜欢微软加速器。业务有关联的公司被牵线在一起,并且有成熟的科技公司作为加速器后盾,他们能给创业者真正提供很多帮助。奇点机智是一家移动搜索引擎公司,对服务器的需求很大,微软创投加速器给了我们免费600万的云计算服务器,这比给投资对我们帮助更大。SOHO 3Q也是源自于微软加速器的对接。”

 

宋嘉伟说,他对于共享的认识是,资源互享,人才也可以互相推荐流通,企业之间有校友和同学的亲密感。奇点团队的部分员工就是来自于加速器的其他团队。

 

而SOHO 3Q让他略有些失望,虽然在基本办公环境上,3Q已经做得很好了,几乎让团队可以拎电脑入驻,能节省很多时间,但是小房间的模式,让20个人的团队被切割到了近6个房间中,即便是自己团队都沟通不太方便,而且创业服务基本缺失的状态,都让他最终选择了离开,重新回到了所熟悉的加速器环境,让项目进度更快。

 

事实上,美国的共享办公企业中,包括WeWork在内,除了创业企业外,还有相当一部分用户是自由职业者和人数较少的创意公司,和完全为创业者服务的加速器、孵化器有着一定区别。

 

另外由于有较大部分用户是自由职业者,所以在收费设计上,WeWork采用的是会员收费制,提供不同层次的服务,固定的工位相对较少,大部分工位都是流动式的,共享使用权的概念更强;但在中国,自由职业者和创意公司的缺乏,让共享办公用户几乎都是创业者,而出租工位的模式,让边界更加模糊。

 

即便是WeWork的另一位中国门徒,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都说,“有时候解释共享办公,讲了很多还是解释不清楚,不如就当科技类创业加速器算了”。

 

但在争取创业公司,尤其是好的创业项目团队时,更专业集中的孵化器、加速器,竞争力相对更强。现在投资机构,大的科技企业都在做自己的孵化器和创业服务机构,地产背景的SOHO 3Q和优客工场要比拼服务,自然不是一个非常有利的状态。

 

优客工场的一位创业者告诉腾讯科技,如果是在好的孵化器和共享办公之间做选择的话,他会选择前者。不过问题是现在很多孵化器服务并不好,还不如优客工场,甚至只是在赚房租维生,这也是优客工场们的机会。

 

争抢年轻一代

 

WeWork的模式听起来似乎很简单,用折扣价格整租闲置办公楼的楼层,然后将其划分为小块,然后租给初创企业或者自由工作者和小微创意企业,提供共享的公共空间、各类服务,最后通过高溢价转租盈利。

 

当然,WeWork2010年成立,到2014年营业收入已达到1.5亿美元,最新估值超过100亿美元,并非仅仅是二房东这么简单。其中有一个重要背景:2010年,美国“一人公司”的数量已超过2000万家,2014年,美国自由职业者和独立工作者总量已达4200万人,而他们是共享办公场所的典型客户。

 

国内这种趋势也日益明显。为了鼓励创业,公司注册的条件逐渐放低。2014年全年国内新注册市场主体1293万户,同比增长45.9% 。而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也让致力于提高生活品质的创意创业公司、工作室迅速增加。

 

不过,这一批人大多以85-95一代人为主,对个性化、对品质的要求都更高。如何留住这类客户,也是共享办公所要面临的挑战。

 

从空间设计而言,SOHO 3Q的外观和WeWork是最像的,或者说很像2014年的WeWork。艺术范的壁纸,全透明玻璃隔开的小房间,独立简洁的公共空间,免费咖啡、打印机、收费的会议室,哪怕是电话间的装修外形也都是十足的WeWork。

 

就SOHO 3Q而言,中关村和望京,就仿佛身处创业的两极。

 

望京SOHO 3Q 充满着光鲜的一面,从机器人到O2O到生活品质类的鲜花工作室,创业项目类型十分丰富,包括投资人的王功权、刚刚转行投资的张泉灵在这都有办公室,每周都会定时来见创业者,包括明亮的空间,一切都让创业者仿佛处在创业最阳光的地方。

 

中关村SOHO 3Q则是相反的一极,地下一层所带来的压抑感,是精美的装修所无法驱赶的。不过,有创业者向腾讯科技表示,即使中关村SOHO 3Q环境比较艰难,但是至少是和创业者们在一起,这让他至少不会太孤独,有好的项目,有不幸夭折的项目,他愿意相信自己会是幸运的那一个。

 

优客工场也保留了WeWork的大部分设计,但是也有自己的一些改造。公共空间更多,占到了总面积的40%,分散到各个领域,而非SOHO 3Q的集中,开放工位和半开放工位也是交叉分布,更像升级之后的WeWork。

 

但从事木头创意制造的自由职业者肖婷告诉腾讯科技,她觉得SOHO 3Q和优客工场的审美和年轻一代是有隔阂的,尤其是3Q,完全没有创造出一种愉快个性的工作环境,给人的感觉是把大公司的格子间分割成了一个个小的格子间,地产商对于空间利用效率的痴迷,也让3Q过分地紧凑,依旧是一个标准化的冰冷的工作场所,让她并不怎么想留下来。

 

SOHO 3Q和优客工场目前所入驻的团队,也的确呈现自由职业者和独立工作者较为缺失的局面。优客工场在阳光100的一期入驻项目,几乎都是财务、法务等较为传统服务类公司和少数的互联网公司。

 

Airbnb入驻的梦想加创始人温梦飞认为,人的工作效率也是创业成本的重要部分,而现在的工作越来越趋向于脑力的创意工作,如果能提供给他一个相对个性化、放松的工作环境,会有更好的表现。现在的办公室在设计上,都是想法设法逼迫员工长时间工作,未来的办公室应该是让员工自发地愿意工作,能留住员工的地方。

 

Airbnb团队在考察了北京所有共享办公空间后,选择了梦想加。Airbnb团队成员表示,梦想加最有硅谷氛围,自由、个性化和舒适,他们想和有意思的人和有意思的公司在一起。

 

对抗寒冬

 

共享办公到底是不是昙花一现,除了共享办公空间本身运营能力之外,大环境也十分重要。

 

在WeWork之前,Regus和HQ Global Workplaces在2000年就通过类似的基础商业模式,租赁改造,然后提供短期转租,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他们认为Regus和HQ Global Workplaces可以利用办公室业务打造一个面向成长型公司的庞大服务网络。

 

但是随着科技泡沫破裂,共享办公的服务需求和营收均大幅下降,在长期租约和债务的困扰下,HQ和Regus的美国子公司均申请了破产保护,最后幸存下来的仅有Regus。

 

而此时的国内创业环境,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资本寒冬到来,曾经被热捧的O2O项目,价格降到三分之一,投资人依旧谨慎,而出行领域,哪怕是在细分领域排名前三的企业,也迈不过A轮。

 

据腾讯科技探访发现,目前SOHO 3Q和优客工场的创业项目基本都在天使轮阶段,风险抵御能力普遍偏低,一旦融资无法及时到位,可能就是死亡的结局,这也给共享办公带来了格外的风险。

 

陌生人社交APP心跳团队成员告诉腾讯科技,他们已经完全感受到了寒冬的气息,过去的一两个月时间里,他们密集地见了不少投资人,但是现在投资人已经是非常谨慎的状态了,即便是A轮也不愿意冒太多风险。

 

在优客工场入驻的老年人智能硬件创业公司康壹科技也面临着类似的情况,传统途径的投资越来越难,他们想去尝试新的股权众筹模式为自己融资,但是京东股权众筹对于领投方的偏互联网的要求,也让他们处于头痛状态,不得不放弃了传统行业的领投,但是新的投资又难以到位。

心跳团队,比较幸运的地方,在于SOHO 3Q所赠送的3个月租期还未到期,未来还有两个月的缓冲期。但是团队成员都知道,这两个月如果融不到资,项目的死亡就避无可避了。

 

一旦这种死亡潮大批出现,对于SOHO 3Q这种试图用免费来培养用户的模式,将造成巨大损失。对优客工场而言,意味着营收会随之下降,它自己要支付的租金则维持不变,扩张的速度越快,面临的债务压力将越大。

 

但是也有创业者有不同意见,P2P金融的创业者李相说,地产商都是精明的,改造地下室和旧厂房能有多大成本?而且即便是寒冬期,但中国的创业者数量足够多,天使轮的融资也相对容易,总会有新血补入。(文/余一)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摘自腾讯科技 发布人:啸月
  • 7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1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5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7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5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3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8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26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