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资讯>专题>赏析 | 民乐探险

赏析 | 民乐探险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5年12月1日
[摘要] 节目单的首页写着这样一句话:“有人说,音乐家是幸运的,一生都有音乐相伴;我要说,音乐家是坎坷的,每一个音符背后都是一次历险。”

赏析 | 民乐探险

文 | 刘青

 

节目单的首页写着这样一句话:“有人说,音乐家是幸运的,一生都有音乐相伴;我要说,音乐家是坎坷的,每一个音符背后都是一次历险。”这是紫禁城室内乐团的音乐总监刘顺写在卷首的话,11月22号晚,“华沙之秋”国际现代音乐节——北京之夜特别音乐会在北京音乐厅举行,这是中国音乐学院紫禁城室内乐团历时三年与波兰密茨凯维奇学院、“华沙之秋”国际现代音乐节深度合作的一次成果展示,音乐会一共上演了6位波兰作曲家与2位中国作曲家的8部作品,他们的作品都是为民族室内乐而作。

  

从当晚演出的作品来看,波兰作曲家喜欢发掘中国民族乐器非常规的演奏法,制造出新的音响效果,这或许缘于外国作曲家对中国乐器的猎奇心。如Piotr Roemer创作的《次普亿落土》,曲名都是作曲家灵光一闪创造出的新词,意味着神秘,钢琴不是用来弹的而是用来拨弦的,鼓不是用来敲的而是用来磨擦的,古筝不是用来弹的而是用来拉的,二胡不是用来拉的而是用来滑的……Pawel Hendrich创作的《地平线》,笙、笛子作为吹奏乐器用手指打孔而不吹气,胡琴类乐器用弓子打弦而不拉弦,琵琶作为弹拨乐器频繁用左手滑品、右手轮指。最有意思的是最后一部作品,Wojtek Blecharz创作的《一年以后》,整体感觉像是“方桌会议”,一开始8位音乐家在舞台最左侧围成一个圆,摩擦、玩弄手里的金属钵,嘴里还发出语气词,然后一位音乐家走向舞台右侧演奏琵琶,其余的人陆续走向舞台中央的方桌,玩弄每人面前大小不一的金属钵,又一位演奏家离开了方桌走向舞台右侧演奏古筝……最后的布局是6人回到了舞台左侧围成的圆圈,一人坐到方桌中央正对着观众,扬琴演奏家在右侧,作曲家在节目单中写道:“时光飞逝,生活有时散成无以拾起的碎片——仅留下破碎时的碎片、碎粒和旋转升起的灰尘。”揭示标题“一年之后”蕴藏时光易逝,永恒难寻之意。Lidia Zielinska的《彻底》与Jaroslaw Siwinski的《工业音乐》都开发了中国民族乐器的演奏法。

  

相比之下两位中国作曲家的作品就显得“传统”一些,秦文琛的《听谷》受到了宋元山水画意境的启发,试图通过音响色彩空间和色彩的变化,表达出对大自然声音的想象,音乐如山水画一样,重在写意,乐器以各自的方式遇弱皆弱、遇强皆强,拨弦乐器善用摇指,扬琴多用连奏,笛子以悠扬纵览全局,虚实结合、灰白相应。叶国辉的《暮江吟》喜用乐器的低音区,突出了时隐时现的朦胧与古朴,以清晰的动机奠定乐曲基调、以简约的发展不断延伸。

  

波兰作曲家与中国民族乐器,中国传统音乐与西方现代音乐的碰撞,对于作曲家和听众来说都是一次探险。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摘自音乐周报 发布人:林娜
  • 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36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76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5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7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8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5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7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6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