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活动>大师>一生的华彩都在音乐之中

一生的华彩都在音乐之中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5年12月3日
[摘要] 2015年11月22日,著名作曲家、济南军区前卫文工团原艺术指导、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山东省音乐家协会原副主席、山东省音乐家协会专家指导委员会主任臧东升在济南因病去世,享年78岁。从不汲汲于富贵,守护内心那份宁静,臧东升用一生谱写了文艺工作者的担当。

1_看图王.jpg

2015年11月22日,著名作曲家、济南军区前卫文工团原艺术指导、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山东省音乐家协会原副主席、山东省音乐家协会专家指导委员会主任臧东升在济南因病去世,享年78岁。从不汲汲于富贵,守护内心那份宁静,臧东升用一生谱写了文艺工作者的担当。

 

痴迷作曲60载,音乐才华献祖国

 

1937年10月31日,臧东升出生在黑龙江省嫩江县的一个农民家庭。少年时代的臧东升便显露出了音乐天赋,据乡亲们回忆,臧老在十几岁时就曾在歌剧《兄妹开荒》中扮演妹妹,天生一副好嗓子让他的表演颇受好评。

 

1953年,16岁的臧东升从齐齐哈尔师专音乐班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入东北音乐专科学校(1958年改名为沈阳音乐学院),主修作曲。他们那个班走出了一批有影响力的作曲家,歌剧《江姐》的作曲羊鸣、歌曲《滚滚长江东逝水》的作曲谷建芬、电影插曲《红星照我去战斗》的作曲傅庚辰等,臧东升是其中年龄最小的学生。

 

1956年,毕业之后的臧东升进入了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军政治部文工团,不久被编入济南军区政治部前卫文工团,从那时起,臧东升便怀揣满腔热情,踏上了歌颂党、歌颂人民、歌颂人民军队的创作之路。在之后近60年的岁月里,臧老创作了大量题材丰富的音乐作品,其中众多作品在全国全军获最高奖项,歌曲《兰花》、《记得清》、《风儿吹来的故事》、《贴心人》、《战地百灵》,民族管弦乐合奏曲《迎亲人》、《老年乐》,歌剧作曲《沂蒙儿女》、《菊芳千秋》,舞剧音乐作曲《红流》、《十八勇士》,舞乐诗《大同梦》,舞蹈音乐《采药歌》、《东风万里》、《支前曲》、《山那边的女人》、《摆裙舞》、《摊煎饼的小嫚儿》,电影音乐《两个小八路》、《孔府秘事》,电视音乐片作曲《青岛,青春的岛》,电视剧音乐《最后一个军礼》、《蒲松龄》等,共约2000部。

 

1964年,臧东升参与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创作,由他谱曲、著名歌唱家邓玉华演唱的歌曲《情深谊长》得到周总理等国家领导人的充分肯定。凭借优美动人的旋律,这首歌曲在祖国的大江南北传唱不衰,还被国内外音乐家改编成多个版本的音乐作品。

 

臧东升的音乐作品,有优美的旋律和浓厚的民俗风味,汲取地方戏曲的精华,情真意切。比如他的民族管弦乐合奏曲《迎亲人》,取自山东柳琴戏和山东琴书的音调,结构简练清秀,手法丰富,对于坠胡和唢呐的巧妙运用,让人听起来倍感亲切,至今一直是海内外华人乐团的保留曲目;再如,表达海峡两岸亲人盼望团聚的抒情歌曲《兰花》,含蓄深沉,吟唱起来使人柔肠百转、如叙如诉。

 

文艺创作是升华灵魂的工程,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这是臧老一生坚持的信念。他曾说:“音乐是无形的画,好的音乐创作者总是寓情于曲,以曲抒情的。我们的任务就是运用各种手段创造美,把人们带到美好的世界去,使人们从中得到启迪,受到教育,更好地为党、为人民和军队服务。”

 

深入群众、扎根军营,采风路上不停步

 

文艺工作者要想有成就,就必须自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回顾臧老的一生,他始终坚持脚踩坚实的大地。他每年都到基层采风,深入军营、深入群众、深入生活,他对军装、对土地爱得真挚、爱得持久。

 

“五彩云霞空中飘,天上飞来金丝鸟……”臧老最为人熟知、脍炙人口的歌曲《情深谊长》,创作于1962年,原系描写红军长征途中著名的彝海结盟、十八勇士强渡大渡河的舞剧《红流》中的第二幕插曲,后作为女声独唱入选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

 

为了创作《情深谊长》,当年刚二十出头的臧东升和战友们沿着当年红军走过的路,到西南地区的深山中彝族同胞生活区采风。那时,彝族火把节已经过去,创作人员失去了采风的良机,热情好客的彝族群众又为他们专门组织了一场盛大的火把舞,并让他们欣赏了青年恋人之间倾诉爱情的口弦琴,彝族月琴手莎玛乌兹更是演奏了许多动人的乐曲。受到少数民族地区乡土风情的启发,臧东升将采风中获得的音乐素材巧妙地融入了《情深谊长》。

 

说起父亲对作曲的痴迷,女儿臧蔓宁回忆起小时候的一幕。“爸爸牵着我的手在院子里散步,有时会突发灵感,他低下头,笑眯眯地对我说,‘女儿,爸爸给你哼个曲子,你听听’。”

 

1980年的一个清晨,臧老漫步在青岛海滨,面对东方彩霞染红的天际和海面,脑中突然涌起一段旋律,他立即谱写出来,这便是后来电视音乐片《青岛,青春的岛》的曲子。

 

甜如甘霖的嫩江水滋润了臧东升心中永不枯竭的音乐之泉,丰富的采风经历让这眼泉水流得更加充沛欢畅。多少年来,从偏僻艰苦的高山哨所到远离海岸的伶仃小岛,从荒无人烟的戈壁滩到路程遥远的边防线,从彝族同胞的生活区到陕北革命根据地,还有长山列岛军营、对越自卫反击战前线……哪里有战士、有群众,哪里便留下了臧老跋涉的脚印。

 

济南军区政治部前卫文工团的同事们如此评价他:“臧老创作的歌曲旋律优美动听、自然流畅,犹如天籁之音,从人的胸臆中自然流淌出来,既有浓郁的民族风情,又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既有较高的艺术品位,又朗朗上口易于传唱。”

 

2006年,济南军区为庆祝“八一”建军节而组织晚会,臧老欣然接受了为该晚会创作节目的邀请,年近七旬的臧老不顾身体的疾病,再次踏上了采风之路,连续十几天,辗转在河南省的多个连队,老人没说一个累字,给同行的同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臧老一生艺术生涯中最后一次下部队采风。

 

其他都可以将就,唯独艺术不能将就

 

臧老是一位谦和儒雅的老前辈,但在艺术领域,他却格外认真,要求严格。济南军区政治部前卫文工团退休干部、词作家刘国政回忆,“自己参加工作之前就听说前卫文工团很厉害,创作《情深谊长》的臧东升也在这里。记得第一天到单位报到,有人介绍我跟臧老认识,他没有穿着四个兜的干部服,却穿着两个兜的战士服;我问他为什么?他笑笑说,穿着战士服下部队舒服。”

 

与臧老共事多年的作曲家李唯回忆,“臧老是位很儒雅的人,不讲究吃、不讲究住,但涉及本专业的工作却非常较真,直来直去,一谈到艺术,臧老就容易“脸酸”(方言,指着急)。有时臧老去录音室监棚,有的歌手唱得不到位,他会非常直接地指出来。”

 

李唯说,有一次开会讨论采风创作,一些年轻人怕吃苦,找各种理由不想去基层,坐在一旁的臧东升拍桌而起:“不能下部队基层,还算个军人吗!”

 

生活中谦逊儒雅,艺术创作中执着认真,敢于坚持真理的臧东升,并不是个“老顽固”,相反,他非常善于在创作时主动借鉴新事物,融入外来元素。

 

上世纪80年代的乐坛,刮起了一股“西北风”,臧东升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就积极接触,学习借鉴其元素,创作出了《沂蒙山好地方》等一批脍炙人口的歌曲。

 

上世纪90年代初,“东北风”又席卷全国,臧东升也主动接受,并将这些元素融合到自己的作品中;臧老曾说:“一位作曲者,一两年不接受新事物,时代就把你甩掉了,文艺工作者的创作不能无病呻吟,更不能离开时代。”

 

退休后臧老也一直没有停止过音乐创作,又谱写出了大量的音乐作品,例如由阎维文演唱的《崇敬》,由张也演唱的《希望的中国走向未来》、《唱起刘三姐》,由王宏伟、刘和刚分别演唱的《大山东 大后方》,由王庆爽演唱的《世上有群最好的人》、《春天在中国》,由刘媛媛演唱的《山歌唱到一百岁》等,直至2014年9月病倒的前两周,他还在录音室监棚,录制作品。

 

在大半生的创作历程中,臧东升凭借对音乐的灵性和不断地采风、接触新事物,从中得到感悟,保持了其作品的旺盛生命力。山东省音乐家协会主席张桂林给予臧老很高的评价,他说:“臧老的歌曲有着迷人的音乐美和时代美,他是山东音乐创作界的代表性人物,可以说影响了一代作曲家。”

 

乐于提携后人的前辈,爱较真的老头儿

 

胸怀博大、淡泊名利、提携后人、不端架子,这是朋友、同事和学生们眼中的臧老。一位歌唱家告诉记者, “臧老在音乐圈有那么大的名气,但接触后感觉他非常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儿架子,记得在2000年前后,因为要参加一场比赛,特邀请臧老写一首歌曲,歌曲写出来了,但是臧老却分文不取。”

 

喜欢作词的山东省郓城县残疾青年吕永清回忆说:“臧老和我初次见面时,他那慈祥的笑容令我终生难忘。他说喜欢我的词是因为我写的角度总和别人不同,一下子就能打动他,让音乐的旋律自然而然地流出来,他嘱咐我要保持这种风格写下去。那时,他是名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而我只是一个刚刚到文化馆上班的农村残疾青年,没想到能得到臧东升老师的这般关爱。”

 

心存善念,奖掖后人,在方方面面给晚辈创造机会,使臧老获得了很多人的尊重。李唯告诉记者,“有时与臧老合作作曲,他经常说,把你的名字署在前面,我跟臧老开玩笑,说要扛他的大旗,其实我要扛的是臧老人品的这杆大旗,扛的是他作风的这杆大旗。”

 

“他是个守时、守信的人!”臧蔓宁告诉记者,“接到创作任务,父亲从不会拖沓,一定会在规定时间之前完成,经常的情况是,我回到家,看到爸爸端坐在书房的钢琴前,钢琴上放了红蓝铅笔,他一边弹琴一边用笔在谱纸上修改;第二天,一沓写好的谱纸就会整整齐齐摆放在桌子上,等着文工团的工作人员来拿。”也正因为如此,济南军区政治部前卫文工团流行一句话:“有紧急的创作任务,就找臧老。”

 

儿子臧博告诉记者,“父亲经常跟我说,自己就是个写曲子的普通军人,没有共产党、没有部队就没有他的今天。在住院期间,父亲屡次叮嘱我,不能向组织提要求,不能给组织添麻烦,别打扰别人,不要让别人来探望。在2014年父亲获得第七届山东省泰山文艺奖、艺术突出贡献奖的时候,相关部门要求提供获奖证书,我把家里找了一个遍,原先有一橱子的证书却只找到零星的一两张,我问父亲,他笑着说搬了几次家都丢掉了,那些都是身外之物。父亲是为音乐而生,他就是个纯粹的音乐人,他没有留下什么物质财产,给我和姐姐留下的是他的精神财富,是他对党、对国家、对部队的热爱,对音乐的热爱。”

 

从不汲汲于富贵,守着内心那份宁静,臧东升用一生谱写了文艺工作者的担当。在11月24日举行的追悼会上,老战友刘国政的追思词《送别臧老》,让我们重温这位乐坛老顽童的音容笑貌:“他一生的华彩都在音乐之中。在音乐的天堂里,他是一轮太阳,曾经意气风发地冉冉升起,曾经激情万丈地艳阳当空,曾经染就了天边的五彩云霞……”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发布人:叶子
  • 5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8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3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6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5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1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7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7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3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