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商家>新闻>把中国交响乐带到世界把经典音乐带到校园

把中国交响乐带到世界把经典音乐带到校园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5年12月9日
[摘要] 北京交响乐团是北京文化的一张名片。


1_看图王.jpg

 

美籍单簧管演奏家李可思

北京交响乐团是北京文化的一张名片。在过去几年,北京交响乐团经常带着北京人的嘱托走向世界,带去中国交响乐文化,让世界在音乐中了解中国、了解北京。今年的音乐会中,北京交响乐团更是把中西方经典音乐带到校园、军营和社区,同时把中国优秀作曲家的最新创作介绍给中国观众。让北京的普通观众了解和喜欢交响乐艺术,让西方听众在中国作品中更好地了解中国,了解北京,是北交音乐家们的使命,“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热爱音乐,热爱中国文化,我们希望中国交响乐能走出国门,而更希望经典音乐能走进校园、走进社区,走进每一个家庭。”

 

乐队首席:演出中国优秀作曲家的作品是我们的传统

北交首席小提琴演奏家梁大南,是一位非常有实力的小提琴演奏家,已任乐团首席多年。这些年,梁大南参加了乐团的出国演出、进校园、进社区的演出和中国优秀作曲家的专场音乐会。梁大南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北京交响乐团在文化局的支持下,演出了很多中国作品,包括王西麟、郭文景、唐建平、方可杰等人的作品,反响非常好。像郭文景的《莲花》,虽然不是很长,但是从舞台演出的效果、声音的美妙上看,都是一部很有特色的作品,这部作品我们带到国外去演出,受到了听众的喜爱和欢迎。还有一些协奏曲的作品,比如《山之祭》演得也非常多,深受外国观众的喜爱。它是中国式曲调和现代创作手法相结合,非常有效地把打击乐不同的乐器、不同的色彩展现出来。还有一些作品,比如笛子协奏曲《愁空山》等,也经常拿到国外演出。北京交响乐团这些年来推广中国委约作品和中国传统的优秀作品,做得非常努力和非常系统,每年都有一个大型的交响乐作品向国外观众展示。同时,北交在北京的舞台上也为其他的作曲家推广和演奏了当代的作品。我觉得中国作品这些年来在创作上有很大的变化,很长时间里,五六十年代的《黄河》和《梁祝》等优秀作品一直在舞台上演出,但是一直没有当代的交响乐作品涌现出来,而北京交响乐团委约创作了很多当代作曲家的作品。而且在谭利华总监的安排下,乐团尽量推广一些中国作品。比如我们最近这次的国内巡演,整个一台音乐会都是中国作品,在观众中引起共鸣,也受到听众的喜爱。有很多作品已得到了观众的认可,是经久不衰的。”

 

说到把中国作品带到西方,梁大南深有体会地说:“交响乐是西方的艺术形式,中国的交响乐作品,不仅应该展示乐团的实力,同时要突出自己的独特风格。把本国本土的作品介绍给西方的听众,才能让他们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了解一个当代的发展的北京。国外观众可能是第一次听到中国的交响乐作品,这些作品跟西方音乐是完全不同的。因此,他们听得很投入,也很兴奋,听后他们对中国的作品评价非常高。这些年我们演奏过很多新创作的中国作品,我们乐团不太接受那种先锋派的作品,希望有一些中国的传统元素和调性在里面,这样更容易被观众接受。”

 

外国演奏家:中国乐团要有新的中国声音

在北京交响乐团中,有一位单簧管演奏家是老外——美籍演奏家李可思,他在乐团任职已经四年。李可思对北青报记者说:“作为北京交响乐团的乐手,传统的作品我们演过,也演过当代的作品,很多观众对传统的曲调很熟,他们也希望听到新的声音,希望在音乐中感受到当代社会的状态。我们也经常去国外演出,也经常带一些中国的作品,这一点非常好。外国观众对中国不是很了解,他们可以通过听一台音乐会,听到当代的中国作品,听到中国的声音和中国人现在的思想内涵,这是北京交响乐团很重要的特色。我和一个朋友曾组建过一个现代乐团,就是演一些中国当代作曲家的作品,我们曾专门举办过中国作曲家的作品音乐会,还录过CD。通过演出,我们了解了中国作曲家的风格。我觉得作为外国乐手,我们可能不太了解中国的传统音乐,在现代的中国作品中,我们听到了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比如刚刚演过的张千一先生创作的《云南随想2》。他对少数民族非常了解,听他的作品就能了解云南少数民族的风情,他的音乐有着浓厚的民族感觉。但是,也有些作曲家太情绪化,作品缺少人性化。我觉得中国作曲家应该走自己的路,借鉴西方的创作技法,创作出有中国声音的作品。现代音乐的技法融入中国传统的音调,外国观众会特别感兴趣。”

 

乐队队长:走进校园、推广中国作品这是我们的使命

乐队队长、大提琴演奏家李鹏也在北京交响乐团工作多年,他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进校园演出是北京交响乐团的使命。在音乐不断被商业化的今天,交响乐似乎已经离百姓越来越远,更加可怕的是离校园越来越远。现在快餐式文化不断充斥校园。我们来是抢地盘的,为本应该成为欣赏习惯的交响乐的艺术抢地盘。在进校园的演出中,同学们开始还有点含蓄,放不开,等到了加演曲目时,情绪则完全释放了。那欢呼声,掌声不是假的。我想我们来对了,如果一场演出,能有十个学生从此开始听交响乐,我们就没白来。我们还要去更多的学校,因为太希望看到他们渴望的眼神了。”

 

在国内进校园得到的是这样的反响,那么把交响乐带到国外演出是什么样呢?李鹏说:“在国外很多音乐厅演出,我坐得离观众比较近。有一次演奏《莲花》时,我看到有一位男士起初很怀疑,审视的样子,后来很投入,最后他的掌声最响。我想说,演奏中国作品其实是我们的又一个使命。我们就像文化使者,我们没有那么官方,我们用精挑细选的音乐说话,而不是硬塞。国外观众不知道中国当代的原创交响乐作品能达到如此高的水平,他们开始也不敢接受一个东方的乐团能够把西方的玩意玩得这么地道。还是那句话,我们来了,不硬塞,我们成功了。下一步就是要坚持走这条路,因为好的作品我们愿意演,他们愿意听。何乐而不为呢?”


作曲家:既能演奏西方作品,更能奏响中国作品

这是中国乐团要走的路

北京交响乐团特聘驻团作曲家王西麟,谈到北京交响乐团演奏他的作品时充满感激。他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说:“我真的很感激谭利华和北京交响乐团,我的很多作品都是他们首演的。今年演奏了我的《黄河壁画》、《太行山映像》和《云南音诗之二》。演出中国作曲家的作品北京交响乐团做得很对,如果没有谭利华和北京交响乐团大力的推广,很多中国作曲家的优秀作品都不能见天日。而通过推广和演奏,有些作品得到了很好的反响,也扩大了我在国际音乐界的影响,德国的‘朔特’(SCHOTT)音乐出版社签约出版了我的作品,这些都与北京交响乐团的演奏分不开。”

 

谈到中国作品奏响海外,王西麟说:“首先要拿出我们自己的高水准的作品,让外国观众通过当代作曲家的作品了解中国,让中国音乐家与国外音乐家在同一平台上对话。让外国观众了解,我们不仅能演奏西方交响乐,更能演奏我们中国自己的作品,这样的乐团发展才是中国乐团要走的道路。”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发布人:叶子
  • 4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9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8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5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106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8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9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2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26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