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创业>营销>社会音乐教育如何走出荒蛮生长走向规范

社会音乐教育如何走出荒蛮生长走向规范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2月1日
[摘要] 在中国,教育支出一直在家庭支出中占有很大比重,据某研究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国内整个中小学培训市场规模已超过上千亿元,其中少儿艺术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在300亿元以上,并且以每年15%以上的速度在递增。

   

t01ca42f02be8d74670.jpg

    在中国,教育支出一直在家庭支出中占有很大比重,据某研究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国内整个中小学培训市场规模已超过上千亿元,其中少儿艺术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在300亿元以上,并且以每年15%以上的速度在递增。


    作为音乐培训的上游产业,乐器行业与社会音乐教育有着天然的联系。面对蓬勃发展的社会音乐教育市场,中国的乐器行业从业者也在思考,如何与社会音乐教育行业进行对接,更好地对其进行规范和服务,从而扩大音乐人口,创造音乐教育装备消费增量,培育音乐市场。本着这样的目的,近日,中国乐器协会音乐教育服务工作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社会美育受国家政策关注


    “国家十三五战略规划提出,到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提到两个关键词,即‘如期’和‘全面’。其中,软硬环境和国民素质的提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内涵。因此,音乐教育服务工作的加快推动符合国民素质提高和乐器行业发展的需要。”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乐器协会理事长王世成谈到,中国当前消费升级应锁定6个方向,即“服务消费、信息消费、绿色消费、时尚消费、农村消费和品质提升型消费”。“国民已从温饱型生活解脱出来,开始向富裕型、小康型生活进步发展,需要生活的品质、品味以及自身素养的综合提升。”王世成说,国务院早前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指导意见》,最近又发布《加快生活性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了发展需求潜力大,带动作用强的十个领域为重点,其中就包括居民与家庭的文化消费和教育培训。


    从乐器行业来说,尽管体量不大,但在国际舞台上与同行业比较,中国的乐器产业规模与销售收入走在前列。在消费升级上,虽然乐器行业目前的销售收入是322亿,但市场的消费容量是470亿,市场空间和消费需求容量巨大。“与发达国家相比,乐器产业差距尚存。全球37个国家乐器消费的数据统计显示,发达国家的年人均乐器消费在20美元以上,我国年人均乐器消费不足1美元,这种消费的差距预示着国民的乐器消费需求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音乐教育服务有短板


    “到2020年如何如期全面地建成小康社会,关键要解决生态和民生两个短板,重点解决7000万人口的脱贫问题。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不在城市,而在农村,差距更体现在全民的综合素养上。”王世成指出,从乐器行业及音乐教育行业的发展现状分析,也存在着许多不平衡:“一面是乐器企业千方百计开发市场,另一面是学校和社会音乐教育对乐器品牌和定制产品对接渠道不畅。一面是老少边穷地区音乐教师的奇缺,另一面是国家投重资培养的艺术院校毕业生走向社会后面临失业的窘境。多数艺术院校毕业生不愿离开一线城市,有的宁可转行也不愿进入二三线城市生活和就业。乐器行业和音乐教育行业应对于具有扶贫性质的社会音乐培训项目进行大力扶持,行业协会更要立足社会公益的视角,鼓励企业参与经济和文化欠发达地区的音乐消费人口和市场的培育。”


    王世成称,目前许多社会音乐培训机构都在千方百计地引进国外的教材、教案,但同时,我们的社会音乐培训机构自主教材和教案的严重缺失,社会音乐培训机构缺乏教学与商业管理体系的信息共享机制。另外,社会音乐教育培训结构的发展基本处于自发状态,缺少必要的监管和引导。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也是中国乐器协会想要成立音乐教育服务联盟的初衷和未来努力的方向。


    社会音乐教育如何走向规范


    “音乐教育可以粗略地分为学校音乐教育和社会音乐教育,学校音乐教育处于体制内,因为是政府主导所以一直比较规范,但相比来说社会音乐教育一直没人管,基本上处于一种自发的状态。”对于社会音乐教育的发展,中国教育学会音乐教育分会会长吴斌有着自己的思考。“通常来讲,校内教育主要教授知识和文化,不负责教授技能,校内外教育的目标不同。音乐教育恰恰是以技能学习为主,技能学习只能依靠社会教育来完成,学习技能是要花钱的,这就决定了社会音乐教育广阔的发展空间。”吴斌介绍说,2015年北京市推出了‘高参小’项目,就是让高校的教师参与到小学的教育中来,参与小学体育、美术、音乐、舞蹈等教学,实际上就是政府补贴,增加校内教育的技能学习和训练。未来社会上的培训机构可以承包学校的艺术教育,这有可能会成为趋势。


  “对于社会音乐教育的规范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做文章:包括社会音乐教育师资资质的认证、建立适合学生学习的课程体系、建立对于社会音乐教育机构及师资的评价体系等等。”吴斌称,目前中国教育学会和中国乐器协会正联合向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进行社会音乐教育资质认证的申报,如果申报成功,可以以此为基础开展针对社会音乐教育师资及培训机构的培训和认证工作,首先从从业资质方面对音乐教育进行规范。


    “家长的认识也很重要,许多家长对孩子学习音乐的目标比较模糊。比如在中国孩子学琴回来家长通常都会问:‘今天学什么?’在美国家长会问:‘今天学琴高兴不高兴?’我们更看重结果,人家更看重过程和体验。音乐教育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是学习生存的本领,更多地是一种获得愉快体验的过程,是一种提高审美情趣,培养社会交往能力的手段。”吴斌称,上述问题都成为社会音乐教育发展的关键议题,需要各方机构和组织联手共建良好的体系和模式,促进社会音乐教育和乐器销售走向良性发展。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发布人:sisi
    • 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5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4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4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9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1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8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