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创业>营销>独立音乐人的春天,与二十四格上的亮色悲情

独立音乐人的春天,与二十四格上的亮色悲情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2月29日
[摘要] 《老炮儿》中六爷和闷三儿骑自行车去给小飞送十万块钱,配乐用了一首口哨版的《啊朋友,再见》。二人并排,从老炮儿们峥嵘岁月的皇城根儿骑到了年轻人肆意妄为的修理厂。

独立音乐人的春天,与二十四格上的亮色悲情

作者:王了了

来源:眼之愉阅


《老炮儿》中六爷和闷三儿骑自行车去给小飞送十万块钱,配乐用了一首口哨版的《啊朋友,再见》。二人并排,从老炮儿们峥嵘岁月的皇城根儿骑到了年轻人肆意妄为的修理厂。


时代变了,这首意大利游击队歌看似漫不经心地哼出,少了战争时期视死如归的斗争精神,倒多添了几分英雄老矣的无名悲戚。最后冰面上殊死搏斗使用的音乐增强了表演张力,紧密的鼓点给老炮儿们重拾了往日的尊严和荣誉。


一查资料,《老炮儿》的电影原声是窦鹏倾力制作,这位黑豹乐队筹建时期的键盘手,曾与崔健、张楚、郑钧等国内顶尖摇滚音乐人合作过的资深音乐制作人,似乎与其堂哥窦唯、堂妹窦颖一齐,成为格调的保障。


正如《老炮儿》让吴亦凡翻唱崔健的《花房姑娘》作为推广曲,当前的电影市场,似乎流行着将音乐作为电影营销宣传的前导方式。


不食人间烟火的王菲成了电影主题曲专业户,《孔子》中的《幽兰操》,《将爱》中的《因为爱情》,《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的《致青春》,《匆匆那年》中的《匆匆那年》,《触不可及》中的《爱不可及》,《港囧》中的《清风徐来》,每一首都凭借天后的号召力成了热门歌曲,随着歌曲传唱进而拓展了电影的宣传范围。


除了王菲、吴亦凡这种具有广泛号召力的流行歌手进行歌曲宣传外,以民谣、摇滚为代表的独立音乐人们,也渐渐涉足大制作的商业电影与艺术电影。除了全国巡演和各种音乐节之外,电影音乐也似乎给独立音乐人们带来了一个崭新的春天。


这些相对小众的音乐人和音乐团体,用富有个性和与主流商业音乐气质区格的音乐作品,给电影增添了一些值得品味的元素,相对去商业化的独立音乐更与商业院线电影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正如一百个人心目中有一百首不同的民谣音乐,独立音乐的定义同样无法清楚界定。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独立音乐(Independent music,通常简称为indie music 或indie),是与主流商业唱片厂牌所制作的音乐有别的音乐,通常独立音乐的制作过程独立自主,从录音到出版一般由音乐家独力完成。


当“独立”一词既作为一种音乐制作形式(与独立电影相通),又作为一种音乐类型时,独立摇滚、独立民谣等复合概念应运而生。以北京、石家庄、新疆、上海等为中心的地下音乐生态如今蓬勃发展,大多可以归类为独立音乐。伪民谣,伪独立的讨论无休无止,饱含音乐人们对商业既需求又排斥的矛盾心态。李志与马頔的微博大战很好地说明了中国独立音乐圈生态的某些问题。


“马老师您想啊,哪个行业不是一周工作五天每天八小时。咱们呢?虽然说录音和巡演的时候很累,但一年有几天在工作呢?大部分时候还是睡觉扯淡玩圈子喝酒空谈理想吧。咱拿把琴,用五六个和弦,53231323,唱十来首歌讲几个过气笑话,表演一下忧伤或愤怒,轻轻松松赚几万。你觉得我们还不够幸运吗?”


如今电影给了他们更广阔的平台,需要名利的,电影市场可以提供,需要控诉和抒发志向的,电影亦提供了可以与之呼应的契机。

有一腔柔情的独立音乐迷们哼着《你飞到城市另一边》,好妹妹乐队用《春生》、《南北》、《送你一朵山茶花》三张专辑步步为营,绕开政治、社会话语,只攻小情小爱,恰恰正中了文艺青年们心中柔软的部分。


“你曾是少年”呼应着青春片的追忆主题,2015年好妹妹乐队开启了电影音乐之旅。《那年的愿望》是电视剧《长大》的片尾曲,这才只是个热身。《年少有你》是为《栀子花开》跨刀创作的主题曲及推广曲,他们在电影发布会上也风光了一把。


2015年底春生工作室推出歌曲《门》,是为跨年国产动画《小门神》制作的推广曲。好妹妹是此道较为成功的代表。

 

当商业电影寻求与独立音乐人的合作时,一方面是一种营销策略,另外也可以看做一种美学追求。独立音乐(独立摇滚、独立民谣)在电影中起到了某种难得的中和作用,弱化了铜臭的资本味道,增添了艺术性的同时,更将“情怀”二字放大,情感涟漪次第散开。

胡夏在《同桌的你》中翻唱老狼经典民谣《同桌的你》,旋律响起,就是过去时光青涩青春的味道。


有“摇滚女诗人”之称的李漠将仓央嘉措的诗重新谱曲,《最好不相见》成为《非诚勿扰2》的主题曲,广为传唱。


郝云的《去大理》满足了人们对世外桃源的向往和逃脱沉闷生活的期盼,《心花路放》骨子里有种文艺气质,并非单纯的公路喜剧,歌曲与电影紧密贴合。


当《董小姐》因为电视节目被大众知晓时,宋冬野一跃成为独立民谣的新星,专辑《安和桥北》广受好评,全国巡演场场爆满。电影《万物生长》趁势让原著作者冯唐作词,宋冬野谱曲而成同名电影主题曲,宋冬野是演绎冯唐流氓文艺气息的不二人选。


韩寒是天生的营销家,沉寂一段时间的朴树被他找来创作演唱《后会无期》的主题曲《平凡之路》,一时风头无两。万晓利版本的《女儿情》也在电影中作为插曲,唱出多少柔情,几多断肠。


最为窦唯惋惜,一首格调十足的《迷走江湖》,却做了电影《武侠》的主题曲,可是窦仙还是那个窦仙,即使他发胖又坐地铁。

 

文艺片中独立音乐人的参与更加不胜枚举,也许文艺片本身就有股强烈的独立气质,流水线的商业音乐难以与个人表达强烈的艺术影片相匹配。独立音乐在艺术影片中除了烘托感情,也可以充当母题。

 

娄烨在笔者心目中是音乐品味最好的国内导演。《颐和园》中黑豹乐队的Don’t break my heart唱出了那个时代的躁动与不安,是八九十年代的狂野。到了《浮城谜事》更请了一众独立音乐人为其电影增光添彩,李志的《日》,尧十三的吉他曲《我想弹琴给你听》,沼泽乐队的器乐后摇《惊惶》和《入梦令》。


及至电影《推拿》,娄烨依旧在独立音乐上花了心思,西皮士的《夜行衣》、《溯》(Backflow),到片尾曲尧十三的《他妈的》。《听妈妈讲过去的故事》被编曲进入《他妈的》,当口琴响起眼眶立刻湿润起来,“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妈妈”成了民谣歌手和诗人们绕不开的抒情意象。


当贾樟柯在《世界》中改编蒙古族民歌,重新填词请来左小祖咒演唱《乌兰巴托的夜》时,很多人都说他还没有赵涛唱得好听。当《杨梅洲》让GALA乐队创作演唱主题曲《雪白透亮》时,人们在感叹好听之余,想知道主唱在现场演唱时会不会依旧破音。当王小帅的《闯入者》让李志创作宣传曲时,独立音乐人联合电影导演再次抛出了一个时代问题:《这个世界会好么2015》。


独立摇滚和独立民谣有种难掩的悲情,那是种直面社会问题的张力,和直抵人心内部羞耻与不堪的勇气。这或许是一个互利的双向互动关系,在经济上,也在审美趣味上。24格的影像因为独立音乐变得不同,有了某种悲情,却发光发亮。


李志问这个世界会好么?宋冬野曾说这个世界终归不是特别好。但我想,这个世界也没有那么糟。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发布人:啸月
  • 11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9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76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9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2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10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2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5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10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