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创业>营销>音乐培训,千亿市场将鹿死谁手?

音乐培训,千亿市场将鹿死谁手?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4月15日
[摘要] 与曾经在2015年年终大热的教育O2O类似,音乐教育O2O是创业公司最普遍的玩法,但进入的低门槛、激烈的竞争和资本寒冬也促使一些公司很快倒下,很多O2O创业公司不愠不火。纯在线音乐教育和智能乐器与O2O相较之下风头更劲,前者融资状况普遍好于后者。

与曾经在2015年年终大热的教育O2O类似,音乐教育O2O是创业公司最普遍的玩法,但进入的低门槛、激烈的竞争和资本寒冬也促使一些公司很快倒下,很多O2O创业公司不愠不火。纯在线音乐教育和智能乐器与O2O相较之下风头更劲,前者融资状况普遍好于后者。

  

在音乐教育O2O这么不景气的情况下,一款叫做“音乐E家”APP在杭州异军突起,迅速成长为这个市场新的强大狩猎者。面对严峻的形势和激烈的竞争环境,音乐E家CEO李宏伟心中自有丘壑,步步稳扎稳打来绘制自己的商业版图。

  

李宏伟1995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电子物理技术专业。1995-2003年在浙江大学从事行政工作,同时在管理学院读取硕士学位;2003年创建博科思科技有限公司首次创业宣告成功,完成资本积累阶段后先后投资多个项目。这次他亲自操刀,从投资人转为创业者创立音乐教育互联网平台“音乐E家”,致力于线下一对一才艺教学、跟踪教与学全程效果服务。公司14年年底成立,现在团队25人,线上老师超过1600人,学生超过2万。

  

初见李宏伟,他正在会议室和十几个员工激烈地谈论着什么,见我们过来立刻暂停了手上的工作,过来询问我们这次采访能否采用电话或者邮件的形式。沟通之后他斟酌了一下,我们说要不然让您的员工先开会,他果断拒绝:“不行,这些问题讨论我不在不放心,先让他们暂停,我们先进行采访。”公司里所有人都在电脑前快速敲击键盘,走动者行色匆匆。明明这么一个阳光晴朗的安逸午后,在这里却嗅到商场的硝烟味道。

  

为什么选择这个领域

  

李宏伟创业之前组成小组调研各个行业,将近十多个项目。他曾经想过很多,类似上门配送、洗车等都考虑过,最终决定做音乐教育。李宏伟分析道,首先音乐市场足够大,培训市场全国一年就有一千个亿,乐器市场有600多个亿。老师教学的收入和卖乐器的比例基本上是1:2的比例。中国有三千万钢琴学习者,这是中国音乐家协会的数据,有千亿级乐器销售市场,可以算一下一年小孩学费1万元,这在千亿级乐器销售市场不过分,而且散落在民间的看不到。

  

另一方面,这个市场又未被深入开发。中国的音乐市场和国外差距很大,中国音乐教育的普及率有2.5%,而欧美国家的普及率有20%,中国距离欧美国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李宏伟说:“这个我们查过数据,美国每百户人架钢琴的拥有量是二十几家,而中国最多一到两家。你说现在中国能买得起钢琴的家庭数量不要太多哦,关键是没有这个意识和需要。”

  

与此同时,时下音乐教育市场价值链上三个重要环节——家长、琴行、教师——又处于“三输”的尴尬局面。

  

从老师角度上看,每年除了国内九大音乐院校,还有很多大学设立音乐专业,音乐专业毕业生如过江之鲫,但是就业情况非常糟糕。前些年中国发展比较快,各个省、市都要建立专业的乐团,而现在都已处于饱和状态。乐团老成员随时间流逝技艺愈加精湛,使普通年轻毕业生更加难以上位。在就业渠道狭窄的情况下,大量人要不去做琴行老板,要不自己去当老师,或者直接改行。即使在琴行当了音乐老师,也要经过琴行的抽成压榨,学生200块钱的费用,少说80元进了琴行的口袋。

  

但琴行也委屈,高额的租金,大量的竞争对手,以及老师的高流动性和其导致的学生的大量流失,造成琴行吃力不讨好,即使背负“压榨老师”的恶名盈利仍旧困难。

  

另外,同样作为孩子父亲的李宏伟分析了家长的心声:“家长非常重视这一块,我的小孩多多少少要有一些音乐的素养。但我要一次就交这么多钱,我就会非常不放心。而且你说我这老师教的不好,我想换,但是不好意思换,两个老师都在一个琴行,见面多尴尬,这就是隐性需求没有被满足。”

  

信息的不透明让整个音乐教育环节变得呆滞,李宏伟通过搭建互联网平台逐个击破,力争构建良性的音乐教育生态。

  

只有我能做成这件事

  

李宏伟对自己所创立的“音乐E家”非常自信,在谈话过程中多次强调只有自己才能做成这件事:“第一我从事过教育行业,在浙大干了八年的辅导员,是浙大当时最年轻的科长;第二我创业成功过,这次是二次创业,心态能力等方面会大不一样;第三,我作为家长对自己的小孩的音乐教育很重视,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整个过程我作为家长都参与了,这个情况我非常了解。”

  

从家长角度来说,音乐E家采取上一次课交一次钱的方式,不满意还可以退。家长可以给老师实名或匿名评价,并实时了解孩子的上课进度及作业布置情况。李宏伟补充道:“还有网上各种老师任你挑,年纪大的年纪小的,离家近的离家远的,专业的兴趣的,都可以随便选。其实现实中这种情况很多,两个家长在一起聊天,一人说我这个孩子的老师可好了,另一家长就说那行我孩子也跟着他学,结果两家人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周末还要来回奔波。现在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可以根据你的想法随意选择你认为适合的老师。”

  

对老师来说,“音乐E家”让他变成了一个自由职业者,他不挂牌在任何琴行,到这个平台上来就可以完成找学生的工作。目前“音乐E家”不收取任何费用,老师找学生跳过了琴行的环节,无疑是一个大利好。老师只要经过身份信息核实还有教学资历、毕业院校、获奖经历的审查后,就可以到音乐E家上工作。而且迫于网上评分的压力,老师会竭尽所能来提高自己的教学质量。

  

场地问题怎么办

  

传统琴行之所以存在这么久,场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像国内知名歌手组合“羽泉”投资的音乐教育网上平台“学音悦”通过和线下咖啡店合作解决场地问题,这个方法虽然新颖,但也有很大局限性。咖啡店不能进行多人教学,也无法安置大型音乐器材,只适合吉他、小提琴等小件乐器的学习。

  

怎么解决呢,李宏伟通过实地了解,认为:大部分老师是为了赚钱,辛苦一点也并不在乎。家长也愿意多花二三十块钱让老师上门来教;还有一部分非常牛逼的老师,出于面子问题不愿到学生家里,就让学生到自己家里上课。一般这类老师家庭条件比较好,家里是一个很好的上课场所;至于那部分既不愿意别人上门又不愿意到别人家去的学生或者老师,李宏伟说:“这个问题也好解决,实在不行我找几家经营不善的琴行,让老师和学生在那儿学,付给琴行场地费,琴行会非常乐意。如果还需要用他们的架子鼓、钢琴等大型器材再多交十块钱,这个问题就解决了。”目前“音乐E家”合作琴行在杭州已经超过150家。

  

我认为他必死无疑

  

目前国内互联网音乐教育市场不景气,市场这么大,但还未出现一统江湖局面的老大哥。北京的为艺科技Wegenart作为音乐E家的直接竞争者,2014年6月获得IDG数百万天使轮投资,在2015年前风头十分强劲,扩张迅速。但在2015年8月融资遭到投资人跳票,时刻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至今未见很大起色。相比O2O公司,以“the one智能钢琴贴士”为代表的智能乐器和“弹琴吧”等在线音乐教育公司反而成绩要略胜一筹。

  

对于同行,李宏伟善于从他们身上吸取教训总结经验。他指出个别公司商业模式没有想透,这个问题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补贴”措施的多余和线下模式的沉重。“他们还会补贴老师和家长,这就是对自己的模式考虑不清楚,老师哪需要什么补贴?我已经说了,老师资源太丰富,就业都很困难,用补贴留住老师简直多此一举。滴滴那种服务是一次就完成的,可以用补贴来留住客户,但我们本质上是实业,我为什么要去补贴?”李宏伟对于其线下模式也有自己的看法:“他模式还是太重,线下宣传什么的搞得太多,教学点很多。战略错误而且执行上也有错误。比如说找老师你需要费很大力气吗,不需要。老师是一个圈子,你这个平台要是好一传十十    传百不需要你去费劲。我找一个人一天贴三十个琴行,虽然明天就被撕掉或者贴个三四天被撕,但琴行工作老师看到了,一扫描一下载就是我们的用户。我们的精力主要放在家长这边。其实家长也不需要花大量的钱,主要是扎扎实实做口碑。”

  

李宏伟花了一年了解这个行业,做了大量采访和调查,很多“不接地气”的事儿他聊起来有种亢奋:“其实杭州还有一家公司,同时做音乐美术还有舞蹈,我认为他要做起来非常困难。这就是一个定位的问题,一个公司的定位一定要非常准确。音乐和舞蹈绘画的业务规律是不一样的,舞蹈必须要有一个场地,舞蹈绘画一般都是一对多,但音乐不是,音乐他是一个手艺活儿,必须一对一。他这三个放在一起很难一起做好的。而我不一样,我做精,我只做音乐。”

  

李宏伟是一个豪爽的东北爷们,人到中年颇有种沉稳的自信:“目前我们是国内做的最好的一家。我非常确定,因为我对行业市场非常清楚。”

  

这个市场还有什么机会

  

对于用户和这个市场,李宏伟有深刻把握:“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用户金字塔模型的分析,百分之六七十的学生和家长都是试试看培养兴趣,这个是我们重点要服务好的客户,量大;还有一批人是我试试看,如果好的话我就尝试发展一下,中等水平,希望考试能够加分,没有欲望成为专家;最后还有金字塔顶端的那一部分学生要下定决心走专业道路。”

  

李宏伟针对这三类人群有自己的设想,他将把重点放在“培养兴趣”人群上,这部分学生和与其水平配套的老师数量是最大的。对于金字塔尖部的学生音乐E家可能为其配套超一流老师辅导和出国留学服务。对于中间阶段的学生,为其配套水平稍高的老师。而出于对全部用户的考虑,乐器租赁销售市场也可能成为音乐E家虎视眈眈的对象。

  

另外,李宏伟注意到了音乐学习中孩子没兴趣的问题。想法与为艺老大严伯钧不谋而合:“中国的音乐欣赏完全是被人为地扣上了一顶高冷的帽子。一场音乐会,门票动辄四五百。即便有人去,频率也不会很高。由于商业运作原因,国内“金牌效应”强烈,大众只知道郎朗、李云迪,很多优秀的音乐家都被忽视了。这是不合理的,大众的需求本应是连续变化的,大部分人听不出来郎朗和其他钢琴演奏家有什么区别,金字塔顶端以下的大部分需求都被忽视了。我们想要摘掉古典音乐高冷的帽子,其实很非常容易入手,以社区为单位,让音乐家和优秀学生发挥作用。”与严伯均这位留洋音乐爱好者不同的是,李宏伟完全是出于一个父亲的考虑和敏锐的观察才有了这个想法:“我发现我女儿之前不爱学琴,但是加入音乐团之后,回家开始自觉练琴了。”这种发现让他明白“多人共同学习”西方乐器的重要性。基于音乐E家的GPS音乐地图,可以轻易看见附近有哪些学乐器的小伙伴,从而就近组织乐团共同学习和表演。

  

当被问及这么推心置腹会不会造成商业模式被复制的情况时,李宏伟斩钉截铁地否认:“不,绝对不会,我这样说的再多也没用,细节决定成败。战略思考深入很难,再就是团队做好也很难。比如说我现在团队互联网从业者和音乐人两类职工。前者是很理性,逻辑清晰严谨;后者是很感性冲动,但很理解用户心理。两种人要合作很难,既要做好互联网,又要做好音乐专业。这种把握都是细节,你说家长把孩子送过去路上堵心里焦急,到了以后没地方停车,小孩来回接送要费很多时间,这些事情谁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他们的痛点在哪里。”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发布人:sisi
  • 7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6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4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9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5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8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10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2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