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资讯>热点>贾敏恕:构筑一个音乐生态圈总共要几步?

贾敏恕:构筑一个音乐生态圈总共要几步?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4月22日
[摘要] 贾敏恕:构筑一个音乐生态圈总共要几步?

(文/卡卡)


“草东没有派对”最近在台湾很火,台北场Legacy的演出票子1000张预售五日售罄。贾敏恕老师推荐这支乐团的时候,我是有点懵的,他说话音量小,所以其实我连团名也就听了个大概。写稿之前去搜了一下,内地几大音乐平台并没有找到试听,最后在一个音乐杂志的官方网站上找到资源。草东是一支很棒的台湾独立乐团,特别不台湾小清新,风格硬。不精准的比喻,音乐感觉有点万能青年旅店等内地乐队。这个乐团是从台湾音乐平台“街声”出来的,是台湾近期比较有特色的独立音乐代表。


“街声”、“简单生活节”、台湾华山Legacy演出场所,再到跟腾讯视频合作的“大事发声”,打造一个音乐生态圈,作为华语摇滚、独立音乐的幕后推手,贾敏恕一直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构筑一个音乐生态圈总共要几步?或者说需要几年? 其实这事不太能量化,毕竟时代巨轮有时候也是说翻就翻的,但是身在其中还是要正面一点,放胆去做,万一就创造了经典呢。



贾敏恕

贾敏恕


回溯历史:“90年代的摇滚盛世不是个单一事件,它背后有一个大时代的背景”


对于90年代那个摇滚盛世,贾敏恕看得比较客观,“我91年来北京的时候,没感觉是什么盛世。”当时滚石在北京有一个巡演,作为滚石方代表,他来了北京,并迅速被这里野蛮生长的摇滚野火吸引。贾敏恕年轻时候是独立乐队出身,大概30多年前,组过‘青年乐队’,他一直对做独立创作这件事很有兴趣。“虽然进了所谓的唱片业,但我的做法通常也不同于一般的做法,当时来了北京其实跟老崔的歌一样(有点一无所有的感觉),会觉得这些人是谁?他们当时都是是不知名的人。”音乐圈不大,到了北京后,他便经由一些朋友,收到一些小样Demo,“你开始有一种想象,这些音乐小样对你产生出繁荣唱片业的想象,有了这种想象你才有一点点门缝可以看到所谓的那个盛世。”


北京这座“山头”他们攻得漂亮,魔岩点燃了中国摇滚之火,并把音乐工业带到北京,将前卫艺术成功市场化。白纸画蓝图,有便利条件也有困难,“我们当时也碰到了大挑战,这里没有音乐工业,他们说录一盘磁带是录一盘节目。那时候音乐还都是附着在电视台、广播电台这类出口上,我们要怎么去发展出唱片的制作流程呢,那必须从了解音乐人开始。然后了解Demo、到制作阶段,再到做很多的市场推广,想办法推动音乐,你要去建立这个东西是很不容易的,不管是发行还是演出相关。”


当然,90年代也是个好时代,一派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没有资讯爆炸,没有互联网思维,你能阅取的,就是最好,你能听到的,就是最先锋。媒体有媒体的专业标准和引领姿态,民众有民众的谦逊而不卑微。“当时有特别多好的媒体朋友,他们有很好的对音乐行业的憧憬,那个时代工作的人是很有革命情感的,他们听到这个东西,对这个有想象有感觉,愿意用一支笔写出来。摇滚乐的盛世不是一个单一的事件,它背后有一个大时代背景。”

贾敏恕

据贾老师不完全回忆,这可能是在跟台北滚石公司电话汇报工作


再出发:从线上到线下,做平台做形态

从1988年崔健的工体演唱会,到1994年“魔岩三杰耀香江”,中国摇滚的黄金时代并没有撑过一个十年,1995年张炬的离世像一个戛然而止的预告,到1998年港台流行音乐彻底“屠城”,中国摇滚之火熄灭。也是因为各种原因,1999年贾敏恕回到台湾。

也正是这个时期,中国的互联网时代来临。当然,那一年的音乐从业者并不知道,未来颠覆和重建音乐行业的,是跟“文体”无关的互联网。不过贾敏恕比较“与时俱进”,他又先一步进入产业链。“我99年在滚石服务的时候,就是处理网络新媒体,所以我了解整个行业需要很多的机制,包括版权的保护、行销发展,都有线上化的趋势,果然现在也的确成为了这样。那时候我们做了很多试验,一转眼多年过去了,如今也有了一个基础的生态。”


基于对独立音乐的推崇,贾敏恕在台湾做了最大的独立音乐社交平台“StreetVoice,街声”,寓意街头发声。“特别是在台北的这八年十年,因为唱片业的结构性颠覆,所以我们一直都在探索,重新建立一种可能性。首先,我们当然偏向演出这件事。可是谁来表演呢?当唱片公司不再对新人做过去那样的耕耘和投入,没有制作,行销也不给力的时候,他们怎么去面对这个环节呢?所以我们就做了 StreetVoice,让这些年轻人自己上传作品上网,借由社群这两年的成长,他们会发现在这个平台,他们有了自己的第一个乃至第1000个粉丝最后到几十万的粉丝。徐佳莹、韦礼安、白安、岑宁儿,还有现在新一波更年轻的比如草东没有派对,都是这样出来的。”


科技发展,音乐制作越来越容易,用户UGC出品的内容,可能已经直逼专业人士PGC出品。“你要知道在这样一个资讯流通的年代,年轻人做音乐是非常强大的。有了这个平台,他们有了自己的粉丝,那他们去哪里表演呢?我们就把Live house系列建立起来,华山的Legacy就是代表。”关注台湾文化的人大概也知道,华山Legacy就如诚品书店一样,是台湾当代文化的标志性代表。基于这样运营独立音乐的思路,在2006年,他们又在台北做了第一届“简单生活节”。“我们那个时候希望音乐跟生活的形态是接近的,所以虽然有众多演出,但它叫‘简单生活节’而非‘简单音乐节’。那时候演出的都是苏打绿、陈绮贞、张悬、蔡健雅那种类型,都是质感类歌手乐队。“我记得那时候在大舞台(台北),张悬跟我说,‘诶我要去大舞台么?我就一人一琴。’我说‘特别好!’”这样的集会给予年轻人展示的机会,那氛围是年轻人集体创作的一个产物,也不需要你太去从商业的角度考虑营收。当然,我们会在一些特别重要的时段邀请一些重磅的创作者,我记得那一年的压轴,是李宗盛跟伍佰合作的演出,那个Show非常好看。”


贾敏恕

“简单生活节”上海发布会:李宗盛、张培仁、贾敏恕


时机到来:独立音乐新篇章

花了十年在台湾做平台、做音乐生态圈,也是时候回归内容本身了,毕竟贾敏恕是制作人出身,华语乐坛随便抽一张你知道的经典唱片很可能是经他手制作。作为水瓶男,才华和眼光这件事,是他的专长。“简单生活节”在台湾做了八年,时机也相对成熟,2014年,他们把“简单生活节”带到上海,本地文青奔走相告,活动十分成功;2015年,“简单生活节”惊现更强大阵容,因为这一年更加大推广力度,跟视频网站合作直播,三天直播在线人数达600万。有了这次跟腾讯视频的合作,也坚定他对于视频这种传播介质未来跟音乐必然应该产生的关系。“大事发声”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产生的节目形态,贾敏恕跟我们聊了这些:

贾敏恕

“大事发声”直播现场,贾敏恕与高旗




“大事发声”这个节目的发想是怎样?


贾:我们台湾内地都有很多独立音乐人,这些独立音乐人的音乐如何呈现,谁来给他们真正的帮助?虽然现在听音乐的管道很多,但谁来从客观的角度去观察,哪些独立音乐人在持续创作?他的作品本身跟他的乐队有一致性,他们自己有演出的经验,怎么样借助一个平台,将他们的经历、心中向往的音响视觉呈现出来。在现在的环境里,空间其实并不大。大家嚷嚷支持原创,我觉得支持原创就是拿出一个针对这些专业项目的行动。


“大事发声”每期的演出阵容都不一样,邀请标准是怎样的?


贾:老实说这个 “The Next Big Thing” ,我们在台北叫它TNBT,它其实是我们“街声”在过去这么长时间推动台湾原创独立音乐的一个重要环节,我们定期都有在网上跟这些音乐人互动,互动的时候我们有一个见证大团的系列。这个系列带出了非常多优秀的音乐人,我们可以想象到的台湾最好的音乐人、独立乐团,像最近特别火的“草东没有派对”也是这个系列出来的,他透过我们的网路互动,透过Legacy的live house 催生,在我们这个体系里的酝酿,产生了一些他们的基本粉,这是从台湾的角度。台湾的独立音乐圈生态已经有多年了,也相当主流。那在这边我们看到这么多好的独立乐团和独立音乐人,不如我们就把这样的经验做一个交换交流,比如说第一期邀请伍佰,他其实最早开始做的第一张唱片就是独立制作,以Live house模式做同期录音,现在他有机会把过去积累的作品以录音棚的形式完整体现,很有意思。另外我也长期关注内地的独立音乐人,比如第一期的赵雷,知道他是在“好歌曲”的时候,我正好陪华健,那时候就觉得他特别好,后来发现他持续拼命在创作,我觉得他有真正独立创作,独立做事情的性格,他不是跟风型的。还有比如我们这次找的旅行团,其实我两届的“简单”,第一次我就敲了赵雷,第二次敲了旅行团。他们这么多年,表现是有成长的,我觉得他们有那样的一个状态。另外更不用说娃娃魏如萱,她一路都是独立音乐人的姿态出来。还得了金曲,我觉得这是个很不容易的事。我是特别喜欢跟这样的音乐人来一起往前走。我们本着过去这个品牌的精神,“街声”,就是让好的声音在街头发声。

贾敏恕

“大事发声”直播现场,贾敏恕与赵雷


为什么特别看重录音棚现场?


贾:录音棚能透过真实的声音去呈现乐手真实的样子,而我们希望都能够借由我们的安排让来参加的音乐人有一个好的环境,能将他们的作品完整地传递给这些受众群,他们经过努力的排练,经过很多的思考,那这中间其实就是一个过程。说老实话,对于乐手歌手们来说,你去一个地方唱可能唱一下就过了,可是在录音棚这个东西你会很认真地对待,因为你会不断面对很多人,会让很多人直播看到,这个努力的过程不是人人都敢于挑战的。对于歌手,对于我们做这个东西,都是挑战,这就是基础工程的建设。我们也很希望让下一个世代有更不同的接触音乐的方法,让他们知道做音乐是这样的,而不是电视上那样的。我们希望他们知道一首歌出来要经过多少道工序。而且要知道我们这一个表演需要唱到几张唱片的量,这也是对歌手实力的检测和非常好的推广,如果你够好,你来“大事发声”。


节目出来后,你的朋友圈里,好的评价多吗?


贾:评论好的就不说了,只要大家都觉得这样一个做法对产业来说有一定程度的意义。现在家家户户搞视频,这也是一个趋势,但是它性质不同。我们怎么在一个平台里把视频的可能性做到最多,我们并不想重复,包括我们选择的棚我们也不想重复,虽然我们是录音棚现场,那录音棚现场有很多不同性质的棚,有大型的豪华排练棚,也有这种极为精密的像娃娃、旅行团都是在极为精密的特别好的棚内Live Recording。其实在国外,很多的Studio都会录一些有特色的东西。我们也会根据不同的Studio做一些项目,比如我在百花搞一个电子可能就是很有意思的事。人跟建筑主体是会有奇妙互动的,一个有历史的地方你会产生不同的感觉,或者一个非常现代化非常好的设备,你在里面会产生一些不同的感觉。录音室本来就是音乐行业里面一个重要的环节,只是现在科技的发展让录音这个角色慢慢有一点消失,但我觉得它还是会产生更多新的样貌。


第二期打了“Live Recording”的概念,这个可以特别介绍一下吗?


贾:“Live Recording”就是所谓的同期录音。我们每期的阵容跟棚都是搭配的。魏如萱和旅行团其实有很浓烈的文青色彩,所以我们要找一个很精密感觉的地方,他们还带着很多能激发他们灵感的物件。这样做同期录音,就好像时光追述到过去,把他们好的一些作品再次Recording起来,可能能回到这个过程对他们本身都有很大的意义。而我们这些好朋友们就在这个里面扮演专业角色啊,比如珊妮真的是帮旅行团Recording,那建骐(陈建骐)也是一路帮娃娃作音乐,这次也来,他很认真地这两天在棚里左听右听,觉得特别舒服。


“大事发声”开播以来,好口碑逐渐散开,已经不断有歌手通过公司表达想参与节目。做线上平台,做下线演出系列,做视频直播音乐节目。正如贾敏恕所说,爱这行,也要务本做点事,未见得是短期有营收,但能给行业带来正面的影响,才是将理想嫁接现实的方式。套用一句“简单生活节”的Slogan:做喜欢的事,让喜欢的事有价值。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腾讯娱乐 发布人:咖啡屋
  • 4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6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5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3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5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2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2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9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7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