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活动>大师>郑明勋:我不让我的孩子们搞音乐

郑明勋:我不让我的孩子们搞音乐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4月28日
[摘要] 2016年4月24日下午,国家大剧院四楼的艺术资料中心坐满了听众,大家在期待著名指挥家郑明勋的光临,就连我国著名指挥家郑小瑛老师也来到现场,想听听她的同姓家门会说些什呢。

2016年4月24日下午,国家大剧院四楼的艺术资料中心坐满了听众,大家在期待著名指挥家郑明勋的光临,就连我国著名指挥家郑小瑛老师也来到现场,想听听她的同姓家门会说些什呢。

 

17:00整,郑明勋准时来到现场,郑明勋先生的经纪人,张克新先生做了一个开场后,请出了郑明勋先生。郑明勋当时看上去非常疲倦,因为刚刚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排练了一天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尽管满脸倦意,郑明勋还是笑盈盈地向听众们打了招呼,愉快地接受了我和张克新先生对他的公开访谈。


4月24日下午13:30郑明勋在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排练厅排练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

郑明勋:我不让我的孩子们搞音乐

访谈在轻松的气氛中进行。也许是为了让郑明勋更能放松,接近尾声时,张克新提议郑先生为大家演奏。他上了琴,信手弹奏了肖邦的一首《c小调练习曲》,然后伸伸腰,再演奏了肖邦的《第四叙事曲》。郑明勋毕竟曾经是柴科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钢琴的银奖获得者,现在又是指挥家,演奏自如,音乐汩汩地从他心田流到指尖。听如今的指挥家郑明勋演奏钢琴,其布局更像是从指挥的角度入手。他非常注意音乐的呼吸、层次,大家听到的是音乐感觉。他的演奏引人入胜,把全场安静的听众带进了他的音乐世界里。


“我再给大家演奏一首肖邦的《第四叙事曲》,我不保证演奏效果如何”。结果,演奏完整,音乐引人入胜。

郑明勋:我不让我的孩子们搞音乐

以下摘录一些当天与郑明勋的对话,与朋友们分享

郑明勋:我不让我的孩子们搞音乐

苏:大师,谢谢你百忙中抽时间与北京的音乐家和乐迷们分享你的音乐世界。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指挥是一门怎么样的艺术?弹钢琴,演奏小提琴,我们可以听得出其技术如何,音乐如何。但是指挥,如何鉴定和欣赏?

郑:指挥和演奏乐器是一样的,只是指挥自身不发出声音。指挥,一方面说很容易,我可以在一分钟内教会在座的人如何指挥。从另一方面说,指挥又是很难,需要很多年的刻苦学习与训练,需要学很多东西,需要很多实践。我今年过60岁了,经过多年的学习与实践,我现在才可以说我不再是一个年轻的指挥了。

 

苏:我看了您给首尔爱乐乐团写的公开信,信中包含了两个很有份量的字:Sincerity(真诚)and humanity(人性)。我很想知道,这两个字对于你来说是否就是音乐的真谛,音乐里倡导真诚,生活里强调人性。

郑:我认为只有一样东西可以高于音乐,那就是人性。我对外都是这样介绍我自己,首先,我是人,其次,我是音乐家,最后,我是韩国人。我和大家一样都是人,而只有音乐能高于我的身份。我希望用音乐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苏:你如何看神童与天才?

郑:很多小孩很小的时候就能演奏非常出色,你无法解释为什么?那就是天赋。我算不上天才,甚至,在我家里,我都不是最有音乐才能的。我们家一共7个孩子,我是第六个。在我出生前9个月就开始听钢琴了。每个孩子的音乐启蒙都是从钢琴开始的,但是他们都不喜欢钢琴,只有我喜欢,所以,我学习了钢琴演奏。指挥是后来的事了。


张:就在4月8日,你在斯卡拉歌剧院指挥乐团排练,你儿子郑旻在歌剧院指挥《魔笛》能和我们说说你的儿子吗?

郑:我有三个儿子。我都不鼓励他们从事音乐。当家长的,都希望孩子的工作是稳定的,不太累的。但是,音乐工作确实前途未卜,而且还很受苦。对于郑旻,我想让他试试。


张:对很多人来讲,布鲁克纳的交响曲就是很多的减强减弱。请您谈谈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

郑:布鲁克纳第七是我最喜欢的布鲁克纳交响曲。能指挥这部交响曲是我的荣幸。

 

张:你和梅西安的交往对你指挥他的作品有什么样的帮助?

郑:我见过的人当中,梅西安可以称为是一位虔诚的圣人。我在巴士底歌剧院的时候认识了他。每当我指挥他的作品时,都可以向他请教。他能让我马上找到正确的途径。他的作品,比如他唯一的歌剧《阿西西的圣方济各》(三幕八场),在前面七场,圣方济格提出了问题:“什么是完美的快乐?”,直到歌剧的尾声,他才回答道:“受苦就是完美的快乐”。人们通过受苦给予他人快乐。现在,让我为大家演奏钢琴,我就得受累受苦了(说笑)。这次我在国家大剧院指挥演出梅西安的《被遗忘的献祭》是他二十几岁时写的,从作品一开始,就能听到梅西安标志性的音响。


张:你已经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合作多次,你对这个团有什么看法。 

郑:我现在经常指挥的是那些和我是好朋友的乐团。比如斯卡拉爱乐、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是一支成长中的乐团,如果我不喜欢他们就不会这样一次一次来了。我希望能帮助这些年轻人。

 

听众问:人们都说古典音乐市场难做,那么你认为如何推广好呢? 

郑:推广古典音乐,就应该像中国国家大剧院就做的这样,举办各种活动。


文字:苏立华    摄影:韩军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享乐人生 发布人:啸月
  • 5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3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3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7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8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8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5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6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