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资讯>何明威:童年埋下的古琴伏笔

何明威:童年埋下的古琴伏笔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7月12日
[摘要] 渤海琴在古代中国,既是艺术也是学问,更是文人的自我教育和修养方式。这种音乐文化流传到今天,应该以什么样的形式传承,并发展出它应有的时代精神?

渤海童年时,何明威老家的书楼上,有一床悬垂壁上的老琴,令他心生向往。初中时他有幸跟喻绍泽先生学琴,从此沉浸其中。70年代中期,苦于无好琴可弹,他开始自己斫琴,钻研琢磨,有继承也有创新。


渤海童年时,何明威老家的书楼上,有一床悬垂壁上的老琴,令他心生向往。初中时他有幸跟喻绍泽先生学琴,从此沉浸其中。70年代中期,苦于无好琴可弹,他开始自己斫琴,钻研琢磨,有继承也有创新。


松涛悦耳 川剧闹热


渤海我已年逾古稀,但闭目遐思,总有一个儿时画面挥之不去:老家书楼的正厅,一床皂色老琴端端正正悬垂壁上,如神器般。家中无人擅弹,但谁也不敢乱动。私塾老师给我们兄弟讲《诗经》,讲到“琴瑟友之”,我已心向往之。父亲说,琴是读书人的爱物,要读出些成就才能抚琴,平时,摸一摸都是不行的。


渤海四川合江是我的家乡。何家在当地是望族,曾祖母是御封一品诰命夫人,爷爷虽任职军中,却也秉持何家崇尚儒学教育的传统。父亲何文轩读完四书五经后又毕业于泸州高等师范学校,他出资筹建了家乡第一所新学新店完小。


儿时的书斋是一栋书楼,当年建起这幢房子,父亲专门请了12个挑夫,从60公里外的泸州城挑了很多书放进书楼。书楼后是个小山丘,漫山松林郁郁苍苍,夏风拂过,松林发出海涛般的呼啸,如音乐弥漫山间。父亲为书楼取名“松涛壮读楼”。


童年过得热闹有趣。川剧在合江极盛行,融入人们的生活中。每年正月初三,家家户户祭祖莫不敲锣打鼓。父亲领着我们兄弟四人,打着锣鼓,拿着香蜡、纸钱、供品,从一个祖坟祭拜到另一个祖坟。路上如果遇到另一队人马,两家人就要比赛,你打一个牌子我打一个牌子(川剧锣鼓牌子曲),看谁打得多。父亲有学识也多才艺,尤其偏爱川剧音乐,曾在当地组织了一个川剧俱乐部“新新俱乐部”,请老师教戏,川剧爱好者可免费学习。我从小伴着川剧音乐长大,跟着票友们唱,稍大些还去“场面”上吹唢呐、拉二胡……童年的“音乐课”对我影响至深。

结识喻老 终身受益


渤海1952年我13岁时,投奔在成都工作的三哥,继续中学学业。学习不算太难,我有更多精力用在文体爱好上,1956年还拿了成都市青年乒乓球男子单打冠军。在校乐队,我除了拉二胡,还鼓捣笛子、琵琶、月琴,甚至演话剧。尽管接触了多种乐器,我心里老想着书楼影壁上那床悬垂的老琴。初二那年我四处找老师学琴,偶然看到一则招收古琴学生的广告,兴冲冲而去,却被一首琴曲20元的学费吓退。
过了好久,听闻线香街大井巷有位喻绍泽先生,弹琴很厉害。当晚我就赶去他住的院子,喻老家坐了好些人,他正挨个指点琴艺。我还在踟蹰,喻老看到了我:“年轻人,你过来弹弹。”我说自己只会点琵琶二胡,不会古琴。喻老很温和:“到我这儿来,都是要弹的,会弹琵琶就会弹古琴嘛,别怕。”我还愣在那里,喻老已经在教我了,他一语道破古琴与琵琶的异同,我叹服之余急忙坐下拨弄几声。喻老点头道:“不错不错,学得出来,跟着学吧。”我喜出望外,问喻老学费几何,老师摇头说不收钱。喻师母从后房端出担担面,请大家消夜。跟名家学琴,不交学费,还有那么精致的小面,我心里温暖而幸福。那晚,我和喻老结下一生的师徒缘分,喻老的为人和师德,使我在琴学道路上终身受益。之后我常去喻老家学琴练琴,先生从不嫌麻烦。


渤海我高中成绩很优秀,特别向往国防事业,梦想做科学家。但在强调家庭出身的年代,理想不可能实现。高考失败,想读书的我只剩下一条路:学音乐。


渤海1959年四川音乐学院古琴专业不招生,我只得改考琵琶。考前一年买了本《怎样弹琵琶》,自学自划。通过重重考试后,我还是在政审阶段败下阵来。心灰意冷时,川音人事科的老师对我说:“你专业成绩很好,我们可以推荐你去西安音乐学院。”我毫不犹豫奔赴西安,被分配到琵琶大家杨少彝先生门下。


渤海赴西安不到一年,喻绍泽先生居然也到西安音乐学院交流教学,机会从天而降,学院批准我辅修第二专业古琴。喻老在西安待了三年,我跟他学了三年。跟喻老的学习几乎没有中断过,这是我的幸运。


渤海毕业后我选择回四川省歌舞团工作。“文革”前后古琴不能上舞台,但我每周六总要去喻老家弹弹琴。发自内心敬佩老人,和他相处几十年,从没听他妄论琴界高下、琴人好坏,他总能从别人身上看到优点,发自肺腑地谦逊、不争和低调。


蜀琴大师 风格迥异


渤海我大哥何宁大学时在川大国乐团拉二胡,有天午睡,隐约听到一种音乐妙不可言,起身问询,方知邻家有人抚琴。他告诉我当时的感受:“二胡已经很好听了,没想到古琴那样美妙,是二胡不可比拟的。”大哥的文学导师是《文心雕龙》研究专家杨明照先生,他为大哥推荐了蜀琴高人龙琴舫。大哥按照传统的拜师之仪,提着猪肉,上披红纸,跪拜为师,开始跟龙老学琴。龙老传与大哥的琴曲,大哥均用减字谱工整抄录,并汇成琴曲谱集一册。其中十四首琴曲,应是龙老罕有传世之音。


渤海常见三种评论琴家风格的方式:中正平和、清微澹远、雄宏浑厚。三种风格在民国的蜀琴大师身上都很典型。喻绍泽老师弹琴,文人味儿十足,稳健妥帖、斯文规矩,他是在平静中求深远,细腻中得意境,并不喜欢大起大落的跌宕。相对而言,“轻微澹远”用在龙琴舫老师身上,非常合适,他弹琴非常雅致端正。侯作吾先生弹琴潇洒奔放、跌宕婉转,音乐性极强。我有幸听过他的演出,《流水》弹得气势如虹、惊涛拍岸,用雄宏浑厚来形容是没错的。三位蜀琴大家,风格迥异。


渤海琴在古代中国,既是艺术也是学问,更是文人的自我教育和修养方式。这种音乐文化流传到今天,应该以什么样的形式传承,并发展出它应有的时代精神?我们这个时代的琴人都有责任去思考。

藏琴斫琴 感悟渐深


渤海蜀中斫琴的传统,可推至隋文帝之子杨秀。杨秀受封蜀王,曾“造琴千面,散在人间”,之后蜀地斫琴名家辈出,或与此相关。蜀琴最辉煌时,当属成都雷琴世家。雷琴中的大圣遗音、九霄环佩、枯木龙吟、大雷、小雷、春雷、响泉,均为七弦圣品。


关于成都的老琴,我知道不少故事。我知道的琴人轶事,源于我痴迷斫琴、修琴,常有机会接触到老琴。我自己也藏琴,宋、元、明、清琴皆非刻意寻觅,均为缘分使然。我在斫琴上的一点思考、研究和创建,也建立在对这些老琴的认识之上。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成都制琴颇为兴盛,胡贤禹、伍洛书等均是斫琴爱家。特别是伍洛书,相传五岁便被父亲抱在怀里操弄丝弦,琴艺优而喜斫琴。所斫之琴,鸣玉、松涛常被蜀中琴界谈论。


渤海喻老曾说:琴有重如铁,也有轻如叶。我有幸拥有两张清琴,正是一张重如铁,一张轻如叶。上世纪70年代初,喻老带我去成都文物商店选了一张重达十多斤的清琴。此琴声音并不完美,但我很钟爱它琴额、冠角处漂亮的浮雕,这种工艺处理为我日后斫琴带来很大启发。另一张“轻如叶”的清琴名九如,是一张膝琴。底、面皆为桐木,又称纯阳琴,琴音匀透圆润。


渤海我的斫琴生涯是从仿制开始的。第一张琴仿的是喻老的鸣玉。按图索骥,依古绳墨,一次次实验。一年后琴基本成型,我兴冲冲拿去给喻老听。喻老直言,完全不是古琴的声音。我把琴抱回去东改西改修了一年,再去给喻老听,老师这次委婉了些:“像中阮的声音。”我拿回来再调整,第三年又抱去请老师听,喻老高兴了:“这回对了,是琴的声音了。留在这儿,我帮你弹弹。”我欣喜若狂,说明功夫不负有心人。喻老为这张琴命名“九皋”,取《诗经》之“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包含着喻老的深意和祝福,我至今感动。


渤海我早期的琴都以鸣玉为范本,在仿制基础上摸索制琴的科学原理,逐步形成自己的一些理念。我不泥古,对古法制琴既敬畏也不盲从。上世纪90年代,在把控音色的基础上我开始创新。


渤海古琴的型制,传统记载有五十余种,常见的不过十来种。我仿制过仲尼式、伏羲式、落霞式、连珠式、神农式等,自己创制的有混沌式、宝瓶式、嵇康式、莫邪式等。在创制和修改琴式的过程中渐渐悟到:琴式可以无限创新。历代的琴式与那个时代的审美趣味息息相关。我是唯美主义者,有意无意把自己喜爱的东西糅进琴的制作中,比如琴面的漆纹,就带了些传统写意画的风骨,成为我斫琴的风格之一。


斫琴需要一些悟性或天分。我理想中的斫琴艺术家要胸怀八音、身怀六艺并通达制琴的科学之道。斫琴者的综合修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琴的修养,所谓琴品如人品。


口述:何明威

整理编撰:杨晓 范静一

来源:渤海琴社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发布人:啸月
  • 4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4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4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8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9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8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9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5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8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