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资讯>中东:古典音乐新发地

中东:古典音乐新发地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7月18日
[摘要] 德黑兰交响乐团无疑是波斯国家中声名显赫的乐团。


  历程艰难的交响乐团


  中东在地理上的概念是相较于近东和远东所提出的。按照旅游圣经“孤独星球”的定义,包括以色列、伊朗、伊拉克、卡塔尔、黎巴嫩、土耳其、阿富汗、阿曼和阿联酋。这些国家包含了人们熟知的阿拉伯国家,传统意义上的波斯国家和犹太民族的国家。它们一起构成了中东斑斓壮阔的音乐版图。


  德黑兰交响乐团无疑是波斯国家中声名显赫的乐团。这支乐团成立于1933年,是伊朗历史最为悠久的交响乐团,最初是格拉姆侯赛因-明巴什安所创建的市立交响乐团。1979年以后,该团划归伊朗文化部直属,也开始巡演欧美,积累起世界知名度。担任过这支乐团的总监包括2005年受邀回伊朗的纳达尔-马沙叶赫(Nader Mashayekhi),2011年上任总监的元老级伊朗指挥纳达尔-莫特扎布(Nader Mortezapour)。其中莫特扎布对乐团的影响至深,他10岁起学习音乐,高中毕业后进入德黑兰交响乐团拉低音提琴,后来远赴美国密苏里大学深造,并在美国巡游工作,之后返回伊朗担任乐团指挥。在伊朗,他也指挥过伊朗共和国广播室内乐团。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他是参与重组德黑兰交响乐团的第一人。


  在这几位指挥之间,穿插着曾经指挥过柏林爱乐乐团的伊朗指挥泰斗——拉巴里。他2005年因“宣传西方意识形态”从德黑兰失势出走,2015年重返德黑兰短暂上位。但其后因乐师工资与乐团主管单位下属的一家负责实际操作的基金会发生冲突,他于今年4月辞职。经过伊朗文化部长苦口婆心地劝说后,短暂回归,不过最终还是于5月中旬再度离去。此番政府未有挽留,任命了伊朗国家交响乐团的前任总监法赫德-法赫雷迪尼救火,亦是这次率团前来中国的指挥。


  法赫德-法赫雷迪尼的另一个身份便是伊朗国家交响乐团的前任总监。1998年,他创建了这支乐团,但乐团2012年10月底被伊朗政府叫停解散,原因是经费问题,而且乐团中只有七到八名乐师拥有合同,其他都是临时工。2014年12月,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在接受伊朗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恢复因财政危机遭到解散的伊朗国家交响乐团。他在电视中表示:“看到我们的国交解散我痛心疾首。我们会积极推进乐团的恢复工作。”目前,重组工作正在进行中。


  指挥的暴走回归和乐团的分分合合都道出了在阿拉伯国家,行西方古典音乐之艰难,因为个中掺杂了太多意识形态之争,绝非个人能力或意志所能左右。但偶尔也会有个人意志战胜困苦条件的例子。这些例子来自于多灾多难,战火纷飞的伊拉克和阿富汗。首当其冲的便是伊拉克国家交响乐团,前身是1944年成立的巴格达交响乐团,如今在其音乐总监兼大提琴家卡林-瓦斯菲的带领下,乐团正在积极重建,并且于去年5月被英国《经济学人》及美国NPR等媒体进行了诸多报道。乐团有乐师90多人,由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以及亚美尼亚人、库尔德人和美国人组成,平均月薪不到2000人民币。


  另一个例子来自阿富汗。从塔利班统治的缝隙中,音乐家阿赫马德-萨勒马斯特于2012年创建了阿富汗第一所全国音专并成立了乐团。之后他遭到塔利班的报复,从自杀式爆炸中死里逃生,但听力受到严重损坏。如今这支乐团已成为阿富汗的希望,也吸引到大量媒体和慈善家的目光。


  一千零一夜式的凸起


  在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另一面,是非富即贵的异军突起。这些中东古典音乐的新热点无不临海。每当乘坐阿联酋航空或艾提哈德航空,在观看飞行导航图时,人们都不免发现四座现代化城市,依托本国强大的石油经济而成为中东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命脉,从东向西照耀着阿曼海峡和波斯湾。它们就是阿曼首都马斯喀特、阿联酋两大霸主迪拜和阿布扎比以及卡特尔首都多哈。


  虽然中东乐团“一哥”毫无疑问是祖宾-梅塔担任终身总监的以色列爱乐乐团,但说到豪门新贵,无疑是卡塔尔爱乐乐团。这支乐团和乐迷更为熟悉的马来西亚爱乐乐团相仿,是以雇佣军和外国人力量为主,平地拔起无中生有的典型例子。2007年,卡塔尔酋长莫扎-本-纳萨尔-阿尔米斯奈德创建了这支乐团并挂靠在卡塔尔教育、科学和社区基金旗下。2008年,乐团请来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前任总经理库特-迈斯特操刀组织全球招聘,来自多达30个国家和地区的乐师大多都是欧洲籍乐师。2008年10月30日的开幕音乐会由洛林-马泽尔指挥乐团在卡塔尔文化村的歌剧院举行。历任总监中有埃及指挥家纳达尔-阿巴斯和黎巴嫩音乐家马塞尔-卡里夫等。该团在上一任指挥任内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由大提琴转向指挥的韩国指挥家张汉娜的带领下,乐团2014年出访伦敦BBC逍遥音乐会,与钢琴家马祖耶夫合作的音乐会获得英国《卫报》四星乐评。但巡演一结束,张汉娜便宣布因“艺术理念不同”辞职走人,转而赴挪威特隆赫姆交响乐团担任总监。现在卡塔尔爱乐的总监仍处在后继无人的状态。


  另外三座波斯湾明珠城市以耗资巨大的基础建设和夺人眼球的演出内容平地打造起了古典音乐在中东的堡垒。其中最早发迹是马斯喀特皇家歌剧院,这座几乎可以和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较劲”的歌剧院,位于富饶的阿曼首都。这一切都归于一位酷爱古典音乐的领导,阿曼苏丹卡布斯-本-萨伊德-阿尔-萨伊德。他给歌剧院批了一块地,斥资兴建,于是歌剧院就成了那个地区的文化地标,亦是全球首家安装马科尼多媒体互动功能椅背字幕机的歌剧院。自从2011年10月12日开张由男高音多明戈指挥《图兰朵》作了开幕演出后,该歌剧院不仅以建筑本身,更是演出阵容造就了一片“沙漠绿洲”。歌剧院不久前刚刚公布了2016-2017乐季,引进版的亮点中有蒙特卡罗歌剧院的古诺《罗密欧与朱丽叶》、法国里昂歌剧院的莫扎特《唐璜》和莫斯科国立剧院的《叶夫根尼-奥涅金》等。


  沿着波斯湾继续北上,马斯喀特以西的两座阿联酋城市展开了围绕古典音乐演出的竞争。阿布扎比是阿联酋的首都,旗下拥有可以说一度是中东地区预算最大的古典音乐的专门音乐节“阿布扎比古典音乐节”,2004由酋长阿卜杜拉-本-扎伊德-阿尔-纳赫安创建,2007年获得皇家特许。该节曾经全年举办,2012年以后每年4月举办,规模和预算都有所缩水,内容也从单纯的古典音乐拓展到其他表演艺术类型。古典音乐板块中,今年的音乐节中露面的包括郎朗和巴黎管弦乐团等。


  不过,如今全世界的眼光其实都聚焦在与阿布扎比“叫板”的迪拜,因为迪拜歌剧院将于今夏落成。这座建于迪拜市中心,拥有2000个座位的艺术中心拥有一座歌剧院,但可以通过调整空间和作为改装成为音乐厅、宴会厅甚至是展览空间,可变座位数在900至2000之内,可以说是全球先进的“变形”歌剧院。歌剧院聘请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的运营总监杰斯伯-霍普担任总监,开幕演出定于8月31日,为男高音多明戈的独唱音乐会。随后公布的乐季中的亮点包括头4个月间的49场演出,其中有罗西尼《塞维利亚的理发师》、比才《采珠人》和俄罗斯国立芭蕾舞团的《吉赛尔》、《戈培莉亚》等。


  这些富贵之邦与上述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食不果腹形成鲜明对比,强大的贫富差距不仅体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也体现在基础建设和乐团的演奏实力。然而,无论是贫困的乐团,还是奢华的演出季,无不让人看到中东古典音乐发展的希望。


     编辑:唐若甫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音乐周报 发布人:叶子
  • 7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5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8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7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5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3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1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9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3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