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活动>大师>在舞台上走到生命终点,音乐家们的传奇“善终”

在舞台上走到生命终点,音乐家们的传奇“善终”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7月26日
[摘要] 对许多音乐家来说,死在舞台上兴许是一个值得向往的归宿,因为不少人在活着的时候都表达过这样的心愿。

     以色列名指挥家伊农(Israel Yinon)


    以色列名指挥家伊农(Israel Yinon)


    对许多音乐家来说,死在舞台上兴许是一个值得向往的归宿,因为不少人在活着的时候都表达过这样的心愿。而当这样的事情真正发生,这样的归宿多少会增添传奇的色彩。但在绚烂与沉寂合二为一的当下,终究是一场猝不及防的悲剧。


    1月30日,59岁的以色列名指挥家伊农(Israel Yinon)在瑞士琉森(Lucerne)指挥一场音乐会时倒地猝死。都说古典音乐是一剂抚慰心灵的良方,但对于真正的从业者,伊农不是第一个死在舞台上的音乐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弗雷德里克·弗德里希(Frederick Federici)


    1888年3月3日,男中音歌唱家弗雷德里克·弗德里希(Frederick Federici)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公主剧院演出古诺歌剧《浮士德》中的摩菲斯特一角时,因心脏病突然死亡。那一晚恰逢公主剧院的开幕之夜,歌剧以摩菲斯特堕入地狱为结局。而当弗德里希随着舞台装置沉入舞台下方,他突然心脏病发,仅仅几分钟后就不治身亡,当时,他年仅37岁。


    奥地利指挥家菲利克斯·莫特尔(Felix Mottl)


    1911年6月21日,奥地利指挥家菲利克斯·莫特尔(Felix Mottl) 在慕尼黑演奏瓦格纳歌剧《 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 》时心脏病发,在送往医院11天后,宣告死亡。


    莫特尔是19世纪最负盛名的指挥家,尤其以柏辽兹和瓦格纳作品见长。要了他命的那场歌剧演出是他第100次指挥《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瓦格纳的确是歌剧史上的一座丰碑,早在19世纪就有歌唱家因为排练瓦格纳歌剧阵亡。指挥帝王卡拉扬曾坦言自己自己指挥这部歌剧时心跳可达到每分钟180下,最后一次指挥这部作品时也因虚脱被送进医院。


    1968年,时任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首席指挥的指挥家约瑟夫·凯尔伯特(Joseph Keilberth)在慕尼黑指挥《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时,在同样的第二乐章重蹈莫特尔的覆辙,成为了瓦格纳歌剧艺术的又一个“牺牲品”。
       

俄罗斯钢琴家西蒙·巴雷尔(Simon Barere)


    1951年,俄罗斯钢琴家西蒙·巴雷尔(Simon Barere)在卡耐基音乐厅演出格里格的《a小调钢琴奏鸣曲》时突发脑溢血倒地。那场音乐会由尤金·奥迪曼指挥费城交响乐团伴奏。巴雷尔以传奇的速度和高超的手指灵巧度闻名,脑溢血发生在第三乐章的高潮段落。
       

美籍俄裔男中音歌唱家伦纳德·沃伦(Leonard warren)


    1960年3月1日,美籍俄裔男中音歌唱家伦纳德·沃伦(Leonard warren)在大都会歌剧院演唱威尔第歌剧《命运之力》时引发脑溢血。


    据当时舞台上的而目击者描述,沃伦本应在完成了第三幕咏叹调后,打开一个道具钱包,并哭喊喊一句"E salvo, o gioia",然而在那个节骨眼上,他却只是沉默不语。直到当他被舞台升降装置带到舞台下方后,他开始咳嗽和艰难地喘气,并嘶声呼喊“帮帮我”。


    沃伦死时年仅48岁,他的死影响了大都会歌剧院后续的一系列计划,因为在以后一年,他已经确定出演另一部威尔第著名歌剧《纳布科》的男主角。
       

美国男高音歌唱家理查德·维萨尔(Richard Versalle)


    1996年1月5日,美国男高音歌唱家理查德·维萨尔(Richard Versalle)在大都会歌剧院演唱《马克罗普洛斯事件》时,在仅仅开演几分钟后,他唱道:“你只能活那么点时间”,在登上20英尺高的舞台装置“山腰”时,因心脏病发,从“山腰”上跌下来,命丧舞台。


美国丹佛阿拉珀霍爱乐乐团的指挥家文森特·拉瓜迪亚(Vincent LaGuardia)


    2012年3月13日,长期担任美国丹佛阿拉珀霍爱乐乐团的指挥家文森特·拉瓜迪亚(Vincent LaGuardia)因突发心脏病去世。当时这位68岁的指挥带领乐团演奏巴赫的托卡塔与赋格至三分之二处时突然倒下。随后医生赶到,并将其送入医院,但为时已晚。 他的妻子事后对媒体表示,音乐会前LaGuardia就有些不舒服,但他以为是流感并没有太在意。


意大利指挥家朱塞佩·西诺波利(Giuseppe Sinopoli)


    2001年4月20日,意大利指挥家朱塞佩·西诺波利(Giuseppe Sinopoli)在柏林德意志歌剧院指挥歌剧《阿依达》时突发性心肌梗塞,倒在了指挥台上。西诺波利当天在指挥四幕歌剧《阿依达》到第三幕时,突然昏倒在地。医生现场急救无效后,又急忙将其送往德国心脏病治疗中心,但西诺波利不治身亡。


美国钢琴家安东尼·伯格(Anthony Burger)


    2006年,美国钢琴家安东尼·伯格(Anthony Burger)在一艘游轮上举行福音音乐会时,当他为福音歌手伴奏,歌词唱道“听到我的歌,主”时,观众注意到他的琴音停止,手指不再移动,紧握双拳,整个人蜷缩倾倒在钢琴上,台上的音乐家们将安东尼抬到后台,游轮的急救小组为其进行了长达45分钟的心肺复苏之后依然未能将其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其首席双簧管吹奏员、56岁的威廉·贝内特(William Bennett)


    2013年 2月23日,旧金山交响乐团在演奏理查德·施特劳斯双簧管协奏曲时,其首席双簧管吹奏员、56岁的威廉·贝内特(William Bennett)同样因脑溢血当场昏迷不醒,五天后在医院去世。


音乐令人癫狂,相比起直接丧命的,还有一些音乐家虽然兴奋,但好歹捡回了一条命。


最著名的要数当代著名的指挥家杨颂斯。1996年,杨颂斯在奥斯陆指挥《波西米亚人》时,心脏病突发,晕倒在舞台上,与死神擦肩而过。之后,杨颂斯的每一次演出都会让观众联想到他的心脏安装了起搏器。但之后,杨颂斯的每一次演出都让乐迷和主办方心有余悸。


2012年,84岁高龄的指挥大师库特·马舒尔在法国香榭丽舍剧院指挥法国国家交响乐团时不慎跌下了指挥台,当时马祖尔正在指挥“悲怆”,他“不小心踩空了一脚,朝后倒在观众席首排前方的空地”。跌倒时,马祖尔神志清醒,口齿清晰,随后,立即被送往医院。但之后,马舒尔的身体状况一直堪忧。


 还有一位在舞台光荣负伤最终丢了性命的传奇发生在更早的17世纪。法国歌剧的创始人、指挥家吕利在庆祝国王手术康复演出《感恩赞》的时候,不小心用指挥棍戳伤了自己的脚趾(当时的指挥家用金属制长手杖击打地面),之后伤口感染病毒,两个月后吕利死于败血症。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发布人:叶子
  • 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16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6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3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4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8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1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9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