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资讯>少儿艺术培训:缺乏监管的“唐僧肉”

少儿艺术培训:缺乏监管的“唐僧肉”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8月8日
[摘要] 近年来,山东省济南市相关文化艺术单位不断加大公益艺术培训工作力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孩子走近艺术,爱上艺术。

艺术


  近年来,山东省济南市相关文化艺术单位不断加大公益艺术培训工作力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孩子走近艺术,爱上艺术。


  暑假期间,以幼儿园、小学的孩子为主的社会艺术培训进入高峰期。记者近日在山东多地采访发现,由于盲目跟风、准入门槛低、缺乏有效监管等原因,少儿艺术培训市场鱼龙混杂、乱象丛生,亟待健全完善相关制度来约束和引导。


   “不报班就是另类”


  家住济南市鲁能领秀城小区的李丽(化名)为不到4岁的女儿报了小区的舞蹈培训班,至今已学了一年。谈起为何让女儿学舞蹈,她满脸无奈,“幼儿园班里的女孩都学,不报班就成了另类。”她说,自己并不赞成让孩子过早学这学那,“但风气就是这样”。


  被这种“风气”裹挟的远不止李丽一人。记者在济南、青岛、威海等地走访发现,尽管家长对社会艺术培训的作用看法不一,但多数家长还是选择在孩子上幼儿园或小学时便报一个甚至数个艺术培训班。


  威海市民马欢欢说,自己8岁的女儿如今已断断续续学了一年舞蹈,每周六上3个小时的课,“主要让孩子增强体质、练练气质,别的没有考虑。”在学舞蹈的同时,马欢欢还给女儿报了钢琴班和绘画班。她说,孩子放学后基本没有玩的时间,除了上培训班便是在去培训班的路上。


  部分受访者结合自身经历分析了为何热衷让孩子报艺术班:一是家长以前没条件学,现在衣食无忧后想让孩子学;二是跟风,看别人学就学;三是确实想让孩子提高艺术素养,此类占大多数;四是备战艺考,这种较少。


  各类培训班占用的不单是孩子的课余时间,还需要家长不断地接送和金钱支出。据业内人士介绍,随着近年来少儿艺术培训需求的扩大,部分培训班的费用也水涨船高。以前半年舞蹈班一般只需四五百元,如今已涨至上千元。李丽的女儿所在的舞蹈培训班只有一名老师,每晚两节课,一节课10名学生。按每名学生一节课40元的收费标准,该培训机构一周的收入甚是可观。


      迅猛发展,问题隐现


  需求的增长和巨大的利润空间,很快获得“供给侧”的回应,社会艺术培训俨然成了人人争抢的“唐僧肉”。


  淄博市桓台县卓乐琴行负责人田晓蓉介绍,2011年她的琴行创办时,整个桓台县城只有一两家琴行。5年时间过去,仅卓乐琴行附近几百米内便涌现出5家规模较大的琴行,桓台县城的各类艺术培训机构更是达到上百家。


  桓台县的情况只是山东各地艺术培训市场迅猛发展的缩影。在迅速扩张的同时,艺术培训门槛低、缺乏监管的情况开始凸显。


  孙伟(化名)在济宁市某县经营一家“家庭作坊式”钢琴教室,2011年开办。所谓教室,只是县城的一家不足40平方米的门面房,常年有60名左右的孩子在上课,每人一节课的费用为100元至150元不等。孙伟坦言,自己的培训班并无相关证件或资质,也没人查。而他所在的县,仅这两年便先后办起了四五十家艺术培训机构,涉及钢琴、舞蹈、美术等,绝大多数没有找相关部门报备或批准。


  记者发现,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很多人租个门面房、挂上牌子便开始招生,有的甚至连门面房都没有,直接在家里、地下室甚至是车库办班。


  挂牌就招生带来的直接问题是教学质量没法保证。“我在大学主修钢琴专业,自认为水平还可以。但有些人连中专文凭都没拿到便办班教学,全靠忽悠。”孙伟说,他也希望能尽快规范这一行业的准入机制。“但既然没证也可以办班,相关部门或家长也不会查证,谁还会操心那个?”他介绍,目前家长选择培训班,要么是哪个离家近选哪个,要么是听别人说哪个好就选哪个。


      加强监管势在必行


  记者采访中发现,山东很多社会艺术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并不清楚办班要找谁审批或该领域应当由谁来监管。有人疑惑,既然是艺术培训,文化部门是否有责任?答案是以前有,但现在没有。


  1990年开始实施的《山东省文化市场管理条例》提到,文化艺术培训属于文化娱乐经营活动,且规定未经批准或未领取文化经营许可证和营业执照从事文化市场经营活动的,由文化市场管理部门按管理分工予以取缔,没收非法所得,并处非法所得3倍以下罚款。但今年3月30日召开的山东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决定,废止《山东省文化市场管理条例》。山东某市文广新局一位不愿具名的文化市场科负责人说,旧条例废止后,目前没有政策文件规定文化部门对社会艺术培训有管理的权限。


  桓台县艺敏舞蹈艺术培训学校是山东省内较早从事社会艺术培训的机构。该校校长于亦敏告诉记者,社会艺术培训机构要想取得合法、合规的资质,需要先到当地教育部门办理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再到民政部门办理民办非企业登记,同时要在劳动局为职工办理保险,并通过消防验收和税务部门备案,之后才可以开设艺术培训班。在师资方面,以艺敏学校为例,老师在经过一年时间“陪练”后,需经过培训,考取相关协会、组织颁发的教师资格证,方能参加教学。


  “无证办学、缺乏监管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于亦敏说,如果出现纠纷,消费者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此外,数十甚至上百个孩子在一起,绝非小事,安全问题也值得担忧。他举例,此前山东某地曾出过一个案件:无证办学的几个人,在上百位家长缴纳学费后,第二天就跑路了。


  有专家表示,加强对社会艺术培训机构的监管势在必行。要加强对市场的监管,从办学许可、设施条件等多方面进行考核,提高行业整体素质;同时强化师资认定,由官方或行业协会对艺术培训机构进行师资认证,逐步在全社会建立社会艺术培训师资认定制度。


   (本报驻山东记者 苏锐 )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人:叶子
  • 2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6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9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8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9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86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1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6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