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资讯>欧洲人怎么办音乐节?

欧洲人怎么办音乐节?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8月22日
[摘要] 每年夏季,随着乐季闭幕,欧洲开启音乐节模式。音乐家们纷纷“逃离”大城市和平日驻地,来到一些名不见经传但风景秀丽的小村庄,参加夏季音乐节。

音乐节


每年夏季,随着乐季闭幕,欧洲开启音乐节模式。音乐家们纷纷“逃离”大城市和平日驻地,来到一些名不见经传但风景秀丽的小村庄,参加夏季音乐节。在从爱丁堡、萨尔茨堡到伊斯坦布尔的广袤幅员上,每个音乐节都拿出看家本领,使出浑身解数,试图从近千个大小不一的同类方阵中脱颖而出。它们的一大法宝,便是主题呈现。有的音乐节每年设定主题呈现特色,有的音乐节的名称便是主题,有的音乐节不设主题,看的是气质。如下甄选八个笔者亲历的欧洲夏季音乐节,看看它们是怎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


闲云散鹤林中鸟

    

距维也纳75公里的格拉芬内格城堡,属于奥地利著名的瓦豪多瑙河人文景观区,河岸边有着历代王朝的行宫和修道院。2007年,奥地利钢琴鲁道夫·布赫宾德看中格拉芬内格城堡的大草坪和幽静的地理位置,加之瓦豪人文景观区的悠久历史,便在此办起音乐节,那就是格拉芬内格音乐节,今年正逢十周年。音乐节依托城堡,在毗邻的大草坪上露天音乐台依地势而建,几何立面的舞台造型充满未来主义气息。不想买票的乐迷,也可以席地而坐,享受音乐的美妙和自然的芬芳。事实上,人与自然的和谐,也是布赫宾德创立此音乐节的初衷。


这一音乐节基本可以理解为奥地利人的“森林音乐会”。从太阳落山前的余辉开始到繁星满天的两三个小时,也是音乐会举办时。各种小鸟会在舞台四周的树林里欢叫,有的鸟在舞台四周和观众席上空边飞边鸣叫,仿佛环绕声一样穿插在音乐中,带来独特体验。

  

今年的音乐节从8月19日举办至9月11日。之所以放在8月下旬开始,正是为了错开萨尔茨堡和拜罗伊特等传统超级大节。其间,克里斯蒂安·蒂勒曼和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瓦列里·杰基耶夫和马林斯基剧院乐团、丹尼尔·盖蒂和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布赫宾德和维也纳爱乐乐团、诺赛达和伦敦交响乐团、艾森巴赫和法国国家交响乐团、萨拉斯特和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贝洛拉维克和捷克爱乐乐团等,率众独奏家,均会轮番亮相。虽然音乐节如闲云散鹤般不设主题,但格拉芬内格已凭借下奥地利省及首都维也纳的强大财气,成为除萨尔茨堡之外,奥地利最为隆重的夏季音乐节,大团星光即使在欧洲也可位列三甲。此外,作曲家克里斯蒂安·约斯特作为驻节作曲家,其新作的全球首演也会在8月19日的开幕上和“贝九”一同呈现。

  

距德国慕尼黑两小时车程,创建于2002年的基姆湖绅士岛宫音乐节,也是用本真技法演奏浪漫主义音乐的阵地。这个音乐节在基姆湖绅士岛上的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的行宫内举办,是欧洲少有的皇宫音乐节。水路往返基姆湖,徒步来回绅士岛,算上等候游船的时间,单程大概需要一小时,来回便是两小时。赴绅士岛聆听音乐会,由此附上了点滴“朝圣”的意味,游船在航行中洗净铅华,徒步于幽径中返璞归真。


引经据典玩理念


更多的音乐节以玩转主题的游离度体现音乐节水平高低。“拼爹”和“砸钱”固然可以给音乐节在短时间内带来爆发式效应、国际知名度甚至是人气值,但就长远发展而言,当音乐节有了固定听众和稳定财源后,创意便取代预算,成为音乐节水平指数。游离度指的是,音乐节的单一或复合主题的设置以及节目与主题的契合度和包围的松紧度。有的契合地比较直白朴素,有的契合地相当隐晦烧脑。


朴素式主题设置,伊斯坦布尔国际音乐节是为典型。这一音乐节每年都设主题,今年的主题自然与莎士比亚400周年有关,题为“如果音乐是爱的食量,那就奏下去吧”,选自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音乐节自6月1日举办至24日,其间有26场演出,基本上每天一场。演出地点遍地开花,有教堂、清真寺、博物馆、大使馆、露天花园、大草坪、公园、音乐厅、歌剧院和会议中心等。

  

为契合主题,音乐节推出了主形象设计。土耳其特产各类糕点甜品。音乐节便聘请一家广告公司,设计了四款主视觉形象广告,将糕点、蓝莓、红梅、樱桃、巧克力酱与西洋管弦乐器搭配融合,打造出秀色可餐、娇嫩欲滴的粉色音乐节主形象,属于直白的主题呈现。据音乐总监叶欣姆·居勒·奥依马克表示,一经推出,音乐节票房较之去年提升了近10%,平均上座率达到95%,创下历年之最。

  

当然,视觉形象只是提升音乐节票房和知名度的诸多措施之一。更重要的其实是节目安排的内在逻辑以及邀请艺术家的票房号召力。比如今年的音乐节,有35%的节目紧密围绕主题展开,比如开幕式主打的肖斯塔科维奇《哈姆雷特组曲》;30%松散地与莎士比亚挂钩,比如法国女高音帕特里莎·帕迪庞与威尼斯巴洛克乐团的一套巴洛克歌剧集锦;另外三成左右自成一派。

  

烧脑式主题契合,拉维纳音乐节堪为典范。这一由指挥家穆蒂的太太担任总监的音乐节,在意大利东海岸人口不足14万,但却拥有8处世界文化遗产的小镇拉维纳举行。今年音乐节的主题比较长:我走过的通往自由的漫漫长路。这个政治意味较为浓重的主题,实质是以南非开普敦歌剧院带来的《曼德拉三部曲》为契机提出的。

  

为配合主题,音乐节请来本地艺术家吉安卢卡·康斯坦蒂尼设计了一套“自由斗士”的肖像画,其中有几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音乐节总册高屋建瓴地指出“自由就像空气,没有自由我们都会窒息;艺术之所以为艺术,就是自由表达。”

  

不难发现,拉维纳音乐节的演出,恐怕都很难归类为某一种体裁的表演艺术,比如舞蹈、音乐、戏剧等。在其他音乐节都把不同类型的艺术纳入演出时,拉维纳打破不同表演艺术间的壁垒,在同一场演出内就体现了包罗万象的艺术门类,比如用朋克乐队来诠释维瓦尔第,用音乐剧场来纪念埃蒂特·皮亚夫等。演员们,也很难界定为舞蹈演员、歌唱演员或者戏剧演员,因为他们在台上既跳舞又演唱还念台词有的甚至表演杂技。消除艺术门类,模糊艺术边界,重新设定表演艺术规则,是拉维纳音乐节对主题的呈现。每场演出的新意和不羁,都使今年音乐节甚为笼统的政治化主题更为清晰明了。这即是音乐节高明所在。


深挖主题数大象

  

为了避免烧脑过度,有些音乐节从一开始就设定了简单易懂的主题,甚至直白地挂在了名称中。在奥地利弗拉尔贝格-康斯坦茨湖省两个山村来回举办的舒伯特音乐节,便为个中范例。顾名思义,舒伯特音乐节便是以舒伯特为主题和命名的音乐节。但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音乐节提炼出了舒伯特音乐产出中最具代表性的元素,那就是艺术歌曲、重奏和钢琴三大块,并加以发扬光大。从1976年由德国男中音赫曼·普雷和艺术管理人杰德·纳赫鲍尔创建以来,舒伯特音乐节除了是演出舒伯特音乐的革命根据地之外,也逐渐定位为德语艺术歌曲和重奏重镇。2016年对舒伯特音乐节又是一个特殊年份,是音乐节创建40周年。为此,从2015年的第40届开始,音乐节便推出洋洋洒洒横跨两年的舒伯特艺术歌曲全集演出计划。


舒伯特音乐节

  

音乐节的精确定位也决定了参与的艺术家,不是顶尖歌者,就是权威钢伴。翻开节目总册,一大批顶尖的艺术歌曲歌者竞相出现,比如托马斯·汉普森、安吉莉卡·科施拉格、安妮·索菲·冯·奥特、克里斯蒂安·格哈赫、安雅·哈特罗斯、马蒂亚斯·戈内、伊安·波斯特里奇、吉拉德·芬利、彼得·贝萨拉、玛戈德莱纳·科泽纳、伊丽莎白·库尔曼、索伊勒·伊索科斯基、克劳斯·弗洛里安·沃格特等。可以说,歌唱家里的几乎所有既有声音,又有大脑的主儿,都到齐了。在等量齐观的钢琴伴奏方面,2016年的舒伯特音乐节囊括了德语艺术歌曲伴奏三巨头中的两位:沃尔夫兰·里格和赫尔穆特·德意志。在钢琴独奏方面,有安德拉斯·席夫爵士、伊戈·列维、大卫·弗雷、阿卡迪·瓦洛多斯、伊丽莎白·莱昂斯卡娅、马克-安德烈·哈默林、德杨·拉奇克、蒂尔·菲尔纳、拉尔斯·沃格特等。布伦德尔也出现了,只不过没弹琴,就开了一个讲座。甚至曼陀林大牛阿维·阿维塔也来给一个四重奏伴奏“打酱油”。

  

与舒伯特音乐节对应的是在瑞士山村格施塔德及邻近山村举办的梅纽因音乐节,今年亦是音乐节60周年兼梅纽因诞辰百年大庆。1957年,梅纽因举家迁往瑞士山区的滑雪胜地格施塔德。同年8月,他在那里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音乐节。从一开始,格施塔德梅纽因音乐节就奠定了梅纽因和他的朋友们的基调。与其他力主室内乐的音乐节稍有不同的是,因为创办人的关系,这一音乐节更强调器乐方面的室内乐,尤其是独奏和重奏,1989年之后才覆盖到交响乐。

 

梅纽因音乐节

 

基于音乐节与梅纽因家族的强烈纽带,今年音乐节推出的一个二级主题是“音乐与家庭”,除了由拉贝克姐妹、布尼亚迪什维利姐妹、卡普松兄弟作艺术家契合外,另有巴赫家族,克拉拉、舒曼与勃拉姆斯等17套音乐与家庭音乐会贯穿音乐节始终,强调音乐创作及演出的血缘关系,发挥梅纽因大旗的号召力。


萨翁林纳歌剧节

 

在歌剧节方面,芬兰的萨翁林纳歌剧节今年也围绕莎士比亚四百年大做文章,深挖威尔第的莎士比亚三联剧,在三个晚上分别上演《奥赛罗》、《法斯塔夫》和《麦克白》,指挥家中有中国指挥家张弦。2017年芬兰将迎来百年独立,为此歌剧节将邀请到俄罗斯莫斯科大剧院全套班底前去演出。芬兰在独立之前,俄罗斯和瑞典轮番据之,萨翁林纳就是瑞典和俄罗斯的边界线,自古属兵家必争之地。邀请昔日的占领者在独立年出演,对此歌剧节艺术总监希尔瓦斯蒂不以为然地表示:“如今的芬兰是由我们的历史塑造的。俄罗斯和瑞典都在芬兰历史中举足轻重。我们前不久刚做了瑞典主题,于是2017年便请到莫斯科大剧院。”


维罗纳歌剧节

 

与之相比,在可以容纳15000名观众的维罗纳古罗马圆形剧场举办的维罗纳歌剧节,可谓以不变应万变。歌剧节几乎每年都会推出看家戏码如《阿依达》,辅以狮子老虎大象在凯旋进行曲里走过场。也难怪,“数大象”成了歌剧迷间表示参加维罗纳歌剧节的暗语。对于维罗纳,最大的主题就是玩户外,最大的幸运就是不下雨。试想一万五千人从古罗马圆形剧场高耸的台阶和狭窄的过道里寻求避雨,是如何万人空巷的情形。


    文 | 唐若甫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音乐周报 发布人:叶子
  • 1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3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9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3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2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5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9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1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6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