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资讯>音乐节十一黄金档“厮杀忙”,仍有诸多尴尬......

音乐节十一黄金档“厮杀忙”,仍有诸多尴尬......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10月5日
[摘要] “中国现在这么多音乐节,有哪一个你觉得是‘我必须要去’的吗?”我搜索了脑海里所有知道的音乐节,哑口。

   

几天前在采访一位音乐节主办方负责人的时候,聊到国内音乐节现状,他问我:“中国现在这么多音乐节,有哪一个你觉得是‘我必须要去’的吗?”我搜索了脑海里所有知道的音乐节,哑口。


如果你正好读到了这篇文章,或许也可以这么问问自己,相信绝大多数读者想到的音乐节名字不会超过3个。中国的音乐节从2000年第一届迷笛音乐节肇始,和十多年前相比,现在的它早已脱离了小众文化的范畴,正逐渐演变成一种全民狂欢,成为当下主流的大众娱乐产品。


2008年的时候,中国音乐节一年还不到10场,进入2010年,这个数字便猛增至60余场,2010年也成为音乐节增长最迅速的一年。根据小鹿角智库的数据,2010年到2014年音乐节数量逐年增长,2014年增至148场,比2010年翻了一番还多,不论是音乐节数量、票房还是观众人数都达到历史高峰。


虽然在2015年受收入来源、场地报批等因素的影响,音乐节较2014年出现了下滑,但经过一年沉淀,今年的音乐节市场再度爆发,数量有望突破200场。


马上就要进入10月,翻开十一黄金周的音乐日历,7天22场的音乐节就摆在我的面前。可以说,今年的十一音乐节比哪年都要忙活,这还不算三个已经夭折了的……


热闹的十一黄金档

音乐节

音乐节

从上表不难看出,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的音乐节主要呈现出以下五个特点:


地域:南方音乐节明显多于北方,并向三、四、五线城市扩展;

类型:综合类音乐节占比大,电子、动漫等类型的音乐节更加细分;

阵容:多数音乐节呈现出“小牌集中亮相,少数大牌撑场”的特点;

场地:旅游景区和户外休闲场所成为多数音乐节举办地首选;

票价:除去免费场,单日预售票房均价为137元。


其实,十一黄金周音乐节的特点基本上也和今年音乐节特点基本吻合。不过,值得一提的一个显著特征是,今年十一期间南方音乐节数量以明显的优势胜过北方。


南方从来都不缺乏音乐氛围,尤其是最早作为港台歌曲“集散地”的珠三角地区。但因为制作投入、运作质量和宣传力度等等原因,南方的音乐节市场一直都未形成规模。曾有人评价南方的音乐节演出商,“这边的人都很实际,才不会像北京那边那么文艺。要聊都是聊怎么挣钱。”


直到2013年迷笛音乐节在深圳举办,虽然最终盈利情况未知,但从乐迷和媒体的反馈来看,它却取得了一定的成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激励了南方的音乐节主办方,加上近两年政策审批等各种原因,原本集中于北方的音乐节市场也开始向南方扩张。


2014年,贵广和南广高铁的开通,广东周边省份的文青和滚青们都可以非常方便地到广州参加各种音乐活动,各种音乐活动也可以很方便地扩散到广东周边地区,南方围绕广州和深圳形成了一个新的音乐生活消费区,音乐节的交通问题因此得到了很大缓解。根据小鹿角智库的数据,今年南方的音乐节数量比北方高出了18个百分点。


这同样反映在十一黄金周。今年十一期间的音乐节共跨越了11个省级行政区,南方的省级行政区就包括8个,全部22场音乐节中就有18场在南方城市举办,其中包括上海5场、四川4场、广东3场、江苏2场、广西、贵州、浙江和湖南各1场。当然十一期间南方音乐节的数量之所以远多于北方,也和南方十月依旧温和的气候有关。


可见,现在的音乐节已经逐渐脱离了“北方基因”,不止如此,音乐节也还在渐渐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五线城市进发。譬如即将在山东即墨举办的古城音乐节,以及在四川都江堰举办的西部音乐节。很多在非一二线城市举办的音乐节都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后者寄希望于能够通过举办音乐节来提升城市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从而为当地的旅游业等带来消费。


与此同时,音乐节数量的增多也促使很多主办方寻求差异化运营,利用长尾效应吸引更多观众。各类电子音乐节、民谣音乐节、动漫音乐节在今年集中出现,便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


音乐节在中国的尴尬


尚处于培育阶段的中国音乐节,总会表现出非常多的“不适应症”。我们也知道,举办一个音乐节,在资金、场地、报批、安保等一系列流程中,环环相扣,如果有一环出现疏漏,最后的质量就会大受影响,再加上时不时出现的“天气原因”,临时延期甚至取消也时常发生。


事实上在很多人看来,音乐节所遭遇的种种尴尬,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尴尬之一:延期与取消


今年十一黄金周音乐节的数量原本应该是25个——如果星火音乐节、乐杜鹃音乐节和岸上草原国际音乐节还“活着”的话。


“我不要退钱,我要我的音乐节!”这是很多观众在得知贵州遵义星火音乐节即将延期消息时的反应。在早前公布的演出阵容中,谢天笑、万能青年旅店、南无、贰佰等在独立音乐圈颇有名气的音乐人赫然在列。


9月27日,在距离举办还有三天的时候,星火音乐节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了演出延期的消息。官方给出的解释为,“因遵义机场高速修建高架桥导致星火音乐节主要交通干线处于半封闭状态,加上国庆假期正值交通高峰期,无法满足大型活动的交通需求。”


星火音乐节官方还发布了一篇致歉信,并附上了音乐节最后准备阶段的图片,不管怎么说还是博回了一些理解和同情。


但是,对于另外一些被取消音乐节的观众来说,音乐节主办方临时跑路,留给乐迷的却是伤心、失望与愤怒。


同样是原定于9月23日-25日举办的、公布阵容包括痛仰、扭机、张震岳和万晓利等的山东烟台山海音乐节,取消的原因就有些匪夷所思了。该事件的知情方烟台弓道体育健身有限公司在公告里写道:“在9月18日,XX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栖霞分公司负责人XX携带公司相关文件、资料及印章等物资失联,导致该活动无法继续进行。”


至于十一期间夭折的另外两场音乐节,乐杜鹃音乐节自发布会之后就再无消息;原本请到谭维维、陈小春、吉克隽逸等艺人的岸上草原国际音乐节,给出的官方解释则是“不可抗力因素”。


尴尬之二:“一次性”


很多音乐节,今年是它的第一届,也极有可能是它的最后一届。


挑一个公众假期,拉尽可能多的赞助,请一堆有名没名的艺人和乐队,聚集最大限度的看热闹的人群……这大概是目前非常多音乐节主办方惯用的模式和套路,尤其是在非一线城市。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造成轰动并方便圈钱,一些音乐节为了吸引关注甚至还不惜对外免费。


对于很多地方政府来说,做一场平民化的音乐节无疑也给本地进行了宣传,既热闹投入又少,还能形成轰动效应。只是一旦政府人员变动,音乐节也难免烂尾。这种情况同样也适用一些音乐节赞助商。譬如房产商,一旦房屋建好并售出,便不再需要音乐节来“装点门面”,而且这时可能也再没了场地演出。


此外,在艺人出场价水涨船高的市场背景下,无商家的高额赞助费、无政府资金支持、宣传失利、定价失策、票务环节没控制好黄牛盛行,都会导致投资血本无归。当下人心浮躁,何况是有财务回报需求的资金,它们自然就成为了“一次性”音乐节。


尴尬之三:Bug与用户体验


在繁荣的2016音乐节市场,就目前的观众反馈来看,观众对音乐节的好评多是针对现场的音乐氛围以及演出阵容。


至于社交媒体上的吐槽仍旧大量存在。交通、饮食、厕所、现场安保、压缩歌手演唱时间、清理粉丝出场.....各种细节的不到位,都会引来乐迷的不满。


之所以会出现以上这些问题,究其因,其实与音乐节迅速扩大、或匆忙上阵、或者主办方对场地、气候、受众等缺乏深入了解等脱不了干系。


作为一种文化活动,音乐节天然寄托了年轻人的某种情感。音乐节的主要受众群体是在校大学生,付费能力尚有待挖掘,但消费习惯与娱乐习惯已经在往主流扩散。如今连在校本科学生都是95后了,他们天生就具有“网感”,习惯“吐槽”,如果主办方忽略了对运营细节的把控,被吐槽的量会比80后豆瓣时代要多得多,更何况不要忘了当年豆瓣上那些“海量的神吐槽”。


“用户体验”是几乎所有互联网产品在开发过程中都会被不断提及的关键词,它的本质,无非是用户在各个环节中的体验够不够好。对互联网产品来说,有Bug不可怕,不断升级解决掉一个个Bug就好。


我的目光再次落到即将到来的22场音乐节上,我多么希望那些尴尬症不再犯。音乐节在中国的历史很短,作为音乐节主办方,无论是为情怀,还是为赚钱又或者两者兼具办一场音乐节,都应该在开始前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是音乐节的用户体验?”


文丨李禾子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音乐财经 发布人:叶子
  • 10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3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9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8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3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4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10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9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7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