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创业>营销>为什么有人要花999块去看一个独立音乐人的演唱会?

为什么有人要花999块去看一个独立音乐人的演唱会?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11月15日
[摘要] 如果说好妹妹99块钱的演唱会门票是一线音乐人中卖得最便宜的;那陈粒999的演唱会最高票价就一定是独立音乐人里最贵的。

所以在北京正好经历着大雾霾的前些日子,我们去到了位于四环边上好妹妹的春生工作室和陈粒的趣果工作室(对,他们在一起)。然而就像往常一样在发完关于工作室花絮的朋友圈后,曾经向其买过演唱会门票的黄牛小哥第一时间开小窗问我:

“你进娱乐圈了?他们最近挺火的,常联系....”


好妹妹春生工作室&陈粒趣果工作室.JPG

好妹妹春生工作室&陈粒趣果工作室.JPG


“我们的出身是独立的,但这和最后的影响力没有关系”

奚韬其实并不是一位拥有专业背景的职业经纪人,但从好妹妹和陈粒这两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独立音乐人来看,用圈外人负责主理两人的工作室也算是在意料之中。当然如果你不了解好妹妹和陈粒这两个正在年轻人群体中发酵的“当红歌手”,很抱歉在看完这篇文章后也不一定就能读懂他们。毕竟我们聊的原本是关于当下音乐产业中小众市场的“大众化”营销。但从奚韬和黄牛那里听到的,你也看到了:已经足够火的好妹妹还谈什么小众。


“早期时候独立音乐只在live house这种人数受限的圈子中活动,知道他们的人自然就少,所以习惯把它叫小众,但现在独立和小众已经不再划等号了。”曾经因为没有唱片公司的包装和发片,那些看上去穷困潦倒的独立音乐人则要一个人完成从创作到设计甚至这个场要租多少钱,门票要卖多少这些和音乐无关的事,但也正因为这样,独立音乐才作为一个特殊的门派吸引着同样“不羁”的各路年轻人。

好妹妹春生工作室.JPG


都说独立是一种态度,在大多数人眼里独立音乐人也仍旧是不食人间烟火,商业上注定失败,然后抱着自己音乐梦想最终风流云散的“半仙”。可实际上,独立音乐人的名字早作为一种常态和传统明星现在一个名单里了。奚韬告诉我们,这几年在好妹妹和陈粒工作室的运营过程中,已经不会有人来区分这是主流明星还是独立音乐人了——影响力成为其中绝大部分因素。

 

起码到目前为止,从在好妹妹频繁现身的湖南卫视上来看的确是这样:在刚刚过去的湖南卫视中秋之夜和第十一届金鹰节颁奖晚会上,好妹妹不仅在拥有大半个中国一线主流明星参与的舞台上唱歌,并且还收获了当晚整场晚会的收视率最高峰值。
 

湖南卫视金鹰节颁奖晚会上的好妹妹.jpg


有年轻人的地方就有市场,但对于音乐大家向来都很挑。

在我们上半年曾发过的一则关于《中国网民手机听歌行为揭秘》的报告中提到:有一半的用户表示自己不参与任何形式的互动社交,只听歌。而仅在网易云音乐一个平台上我们可以看到,在999+显示封顶的好妹妹单曲下的评论区,上万条的互动留言和点赞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在陈粒新歌《小半》评论区下一条来自陈粒自己的评论点赞数已经超过6万——从一个角度看这至少还说明他们的粉丝足够活跃。

陈粒&好妹妹乐队.jpg


奚韬告诉我们,好妹妹的受众群体基本是集中在18到29岁的年轻人,在这之中大学生和刚毕业的小青年占大多数。除了音乐本身的输出外,好妹妹一向传递的“自在如风”还成为更多年轻人所向往的生活状态。
 

陈粒.jpg


“在工作室里音乐人在很多层面的把控上都会比签约公司的自由度高很多,包括音乐人对自己音乐的把控,与歌迷沟通的方式都和传统明星都不一样。”在独立音乐人和流行歌手界限越来越模糊的现在,除了艺人运营性质不同外,奚韬表示这也直接决定了很多形式和策略上思路的不一样。毕竟在传统的唱片行业中艺人都或多或少带着经纪公司的“包装”出道,但真性情的年轻人却似乎更乐意去为“真实”买账。


从2013年开始好妹妹成员秦昊和张小厚就在第一时间赶上了所谓自媒体大潮,他们不仅拥有随心情更新的《你妹电台》,还有以春生工作室名义推出的视频栏目《你好,妹妹》,关于内容他们也会像专业的自媒体人一样追热点聊八卦,像《秦昊割眼袋了!》这种题材也被大方的搬上台面成为节目主题。

 

好妹妹工作间&你妹电台录制现场.jpg

好妹妹工作间&你妹电台录制现场 .jpg


但是为什么喜欢好妹妹,或者说为什么喜欢独立音乐?站在粉丝的角度来看“流行的太平庸”一直是年轻人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相比于接受一个被包装或设计过的形象,这些在自己世界中发着光的独立音乐人自命不凡却又天然地更加符合时下“小而美”潮流。

无疑年轻人为独立音乐贡献了他们的人气和门票,但在“人红是非多”的中国如何平衡音乐事业和商业需求,对于一些商业化因素的加入和大众化视野的露出,“反从众心理”的另一面也随即产生。


除了卖多少钱和卖多少票,独立音乐人能做的还有更多。


一档新生事物在互联网的引爆下一旦成为爆款,那些曾经引以为傲的“小而美”有一天也开始变得流行,那些原本在“反从众心理”下追风的人们对它的喜爱却不再有。但就像摩登天空沈黎晖曾经在广告门采访时提到的“生活苦逼和音乐品质高低没有直接关联”一样,奚韬也并不认为音乐人和商业结合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


在张学友《她来听我的演唱会》中“男孩为了她彻夜排队,半年的积蓄攒了门票一对。”让我一度觉得能和男朋友去看一场自己喜欢歌手的演唱会是件非常浪漫的事情,然而却不知道还有“去看好妹妹演唱会的情侣都会分手”这个魔咒。但这依然抵不过粉丝对好妹妹的喜爱,毕竟去年工人体育场4万人的众筹演唱会门票只要99块。

采蘑菇的好妹妹.jpg


作为营销界老司机的杜蕾斯在去年就已经看好好妹妹并成为这场实验性质演唱会上最大的赢家。拥有插画背景的主唱秦昊为杜蕾斯设计了一款“采蘑菇的好妹妹”套装,并在演唱会上把一整年份的杜蕾斯送给了第一个买自己众筹门票的男生。而奚韬回忆起去年演唱会场景时说到,频繁出现广告对于观众来说会有逆反心态,我们则选择了直接说明这件事“现在的一张票正常是1000块,但为什么你只掏了99块,因为剩下的是品牌帮大家付了钱。”


在演唱会这个非常清晰的受众群里,促成品牌推广的同时又赋予了好妹妹和品牌本身极高的美誉度,这样的演唱会麻烦请给我来一打。


现在看来,唱片公司只需要卖卖CD的时代已经过去,音乐本身不再作为音乐产业中销售终端存在。从巡演、周边到现在更多元的营销策略成为现代音乐产业的重要元素。在明年,除了新专辑和十场巡演外,在专辑尚未完成时阶梯售价的预售专辑、好妹妹创作新专辑音乐的全程直播和“你妹”精神的大电影,他们还做着和传统音乐人不同的事情。
 

好妹妹乐队.JPG


“现在我们面临的是选择问题,大家视野里能看到的这些已经是筛掉了90%后的结果。”对于品牌为何开始青睐与独立音乐人进行合作,也许并不涉及多么创新的营销理论。也许只是因为品牌在消费者调研中发现了“咦!我的消费者喜欢好妹妹”,而他们又正巧是独立音乐人罢了。


文/Emma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广告门 发布人:栗子
  • 7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8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1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6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5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4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5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1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2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