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演艺>演出>西安交响乐团2016古典季 指挥有话和你说

西安交响乐团2016古典季 指挥有话和你说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11月18日
[摘要] 11月19日本周六在音乐厅上演的“XSO阿帕拉契之春—交响名曲音乐会”,将是2016年西安交响乐团古典音乐季的最后一场演出了,在结束2016迎接2017之时,西安交响乐团首席指挥Dane Lam选择以“新”与“旧”的探索为主题,与大家聊聊这一场既大胆又有趣的古典音乐会。

西安交响乐团2016古典季 指挥有话和你说.jpg

新与旧

文/Dane Lam  翻译/李瑾


本周西安交响乐团的曲目会赏析“新与旧”的音乐概念和两者之间的相互重叠与融合。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场音乐赏析对伟大的古城西安是种别开生面的致意:一座世界古城正面临现代生活的冲突,这也是新与旧。


当然,对西安交响乐团来说也是如此: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交响乐团在演奏属于全人类的美妙杰作。


我们以蒙特威尔第的著名歌剧《奥菲欧》之序曲托卡塔做为旧音乐的开篇。作于1607年的《奥菲欧》讲述了希腊神话中英雄人物奥菲斯进入冥府去拯救爱人尤利狄茜的故事,它被公认为是史上最早的歌剧作品。


当然,这是一种简单的说法,和任何艺术形式一样,在《奥菲欧》之前歌剧已在逐渐形成,并且肯定有了一些歌剧的实例。然而,蒙特威尔第的作品无疑是这种艺术形式的第一个伟大范例。序曲托卡塔以让人振奋的方式开场:如号的铜管和颤动的弦乐演奏出华丽绚烂的C大调。


然后从C大调转入贝多芬为戏剧《科里奥兰》所作的超级优美的序曲。科里奥兰的故事和《奥菲欧》一样,又一次写到一个英雄人物科里奥兰,他是一心想要推翻罗马政府的罗马将军。


贝多芬的鲜明特征在这首序曲中得以展现,这将会给西安交响乐团的乐迷一个体会贝多芬伟大的机会(对于这一点,我想你将会在2017年有更多的机会)。序曲遵从经典的奏鸣曲式,用一个基本调式(C小调)和一个相关调式(E小调)表现了两个巨大差异的主题。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主题的表述中,贝多芬使用纯正的奏鸣曲式将主题推向高潮,贯穿了一系列不同的调式和节奏模式。最后,音乐得以重演,贝多芬在让人心碎的终曲之前,他在主调式上展现了最初的两个主题。


在听过文艺复兴后期的作品(《奥菲欧》)和古典主义高峰时期的作品(《克里奥兰》)之后,我们把目光转向一位更加现代的作曲家,法国20世纪大师莫里斯·拉威尔。他的《Tombeau deCouperin》(《库普兰之墓》)是为纪念法国巴洛克时期的音乐大师库普兰而做。拉威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为法国军队服役的时候,他开始写下这组巴洛克风格的舞曲,当时为钢琴组曲。许多朋友和战友都战死沙场,拉威尔本人也几次濒临死亡。在法国乡下做战伤恢复的期间,拉威尔完成了这部组曲,组曲的每一章节都已他战死的朋友命名。


每个章节大致建立在流行于法国17世纪和18世纪宫廷舞曲的风格之上,我们几乎能想象得出这幅画面:宫廷中的人们衣着华丽,随着拉威尔的音乐偏偏而舞。


另一个从古典大师身上汲取灵感的现代作曲家(实际上他是这场演出里唯一一个尚存人世的作曲家)是美籍华人盛宗亮。在他的Prelude andBlack Swan(《前奏曲和黑天鹅》)里,盛宗亮选取了勃拉姆斯118号作品中的前两首钢琴间奏曲,将其安置在整首管弦乐中。

西安交响乐团2016古典季 指挥有话和你说.jpg

我必须承认,被称作《黑天鹅》的第二首钢琴间奏曲在我心里有极其特别的地位。记得少年时代演奏这首作品的时候,我正陷入对中学时代情人的爱慕里。我一厢情愿地猜想,勃拉姆斯在写这首间奏曲的时候或许他也身处热恋,也许对象正是克拉拉·舒曼啊!这种温柔的情感是其它很多音乐都难以达到的。不管怎样,盛宗亮用崭新的激动人心的管弦乐旋律和节奏,对这两首标准的钢琴独奏曲目做了新的阐述。起伏不定的、喧闹的第一首间奏曲融合了深情的管乐旋律和伴随着复杂弦乐的铜管。接下来,温柔的第二首间奏曲利用清亮的弦乐、铜管和竖琴把勃拉姆斯的18世纪的音乐世界带入21世纪。


在盛宗亮的作品之后,我们将聆听美国音乐最杰出的作品之一,阿隆·科普兰的 AppalachianSpring(《阿帕拉契亚之春》)。在布鲁克林出生的作曲家卡普兰在1944年为伟大的美国舞蹈家玛莎·葛兰姆做了这首乐曲,当时是芭蕾舞曲,仅采用了十三件乐器,后来他又在1945年将其改变为我们现在听到的管弦乐作品。芭蕾舞剧《阿帕拉契亚之春》讲述了一对年轻夫妇的故事,他们定居在19世纪的宾夕法尼亚州,在那里建造起他们的房屋。新娘和新郎逐渐彼此了解,同时偶尔会被社区中的其他人所打扰,其中包括一位复古派的牧师。最后,他们在生活中简单的事情中找到了宁静,做为表现此情景的音乐,《简单的礼物》这首乐曲首次被做为管弦乐中的变奏曲,并以单簧管的形式而演奏。


关于科普兰,我希望你能同意,他的作品的音色特质就是纯正的美国式音乐。我一直在不断地发现这一特点,尽管要说明为什么它听起来是美国式的音乐又相当困难。我的观点是,除了那些明显的美国乡村音乐,例如西部摇摆乐、牛仔乐和爵士乐,还有一种强烈的空间感。做为一个澳大利亚人,我很重视乡村风景中的空间感,这种乡村风景会进入音乐作品的音色特质。如果你去听《阿帕拉契亚之春》的开头,连贯的和弦奏出似微风一样的旋律,你能听到在甜蜜的和声下有一种柔和的朦胧或者不和谐,像是在微微闪动。科普兰成功地应用了被称作是泛音阶的形式,这可以简单理解为他使用了所有的大调音阶,但不包括除此以外的音阶(例如,如果这是C大调,他只会使用钢琴上的白色键盘)。这种和声方法由此产生了一种明显的美国式空间感,科普兰籍此描绘出一副充满喜悦之情的19世纪阿帕拉契亚拓荒者的生活画卷。


就如你所看到的,这场旧与新的探索正是结束我们西安音乐厅2016年度音乐季的最好方式。在前瞻这个年轻的管弦乐团和精彩的2017年音乐季之时,我们以此回顾大师的成就和我们这个城市的丰富历史,这会是一场愉悦之旅,我喜欢和你一起分享。


再会!


——Dane Lam, November 17, 2016


XSO阿帕拉契之春—交响名曲音乐会

时间:2016-11-19 周六 19:30

地点:西安音乐厅

票价:¥150 120 100 80 60 

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已购门票概不退换


来源:西安音乐厅

西安音乐厅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西安音乐厅 发布人:啸月
  • 10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6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7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5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7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2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6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7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