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创业>营销>朴树点燃社交媒体背后,碎乐如何撬动在线音乐市场?

朴树点燃社交媒体背后,碎乐如何撬动在线音乐市场?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6年11月28日
[摘要] 11月25日,朴树的新歌《Baby,До 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瞬间点燃了社交媒体,也引爆了“文青”们的情怀,听着朴树的那些年仿佛也随着新歌一起回来了。

11月25日,朴树的新歌《Baby,До 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瞬间点燃了社交媒体,也引爆了“文青”们的情怀,听着朴树的那些年仿佛也随着新歌一起回来了。一时间,分析作品词曲深刻内涵、猜测朴树这些年的个人生活,几乎成了这几天所有网友、新媒体的生活和工作日常。而新观注意到,随新单曲一同浮出水面的,还有一款叫“碎乐”的音乐APP。

 

作为朴树新歌的同步首发平台之一,这款由音乐人汪峰主导的互联网音乐平台,自10月8日公测以来,已经吸引了大批明星及众多才华横溢的独立音乐人入驻。之后,随着全国各大电台著名DJ的纷纷加入,“碎乐生态”初步搭建完成,只等粉丝们前来热情捧场。

 

而这款音乐APP,在一直以来都密切关注音乐人生存状况的汪峰领军下, 将为我们呈现出哪些新形态?

朴树新歌MV画面.jpg

朴树新歌MV画面


守:对于音乐价值本身的探寻


谈到碎乐的设计初衷,汪峰表达了自己的心声;“传统音乐产品都是歌曲播放器,而碎乐正在做一个好玩的新玩法,可以是一分钟的小样,也可以是反映音乐人生活的点滴音视频,碎片化,却回归音乐娱乐的本质,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创作者以及表达者,都可以得到应得的全部收入,一起来玩吧,音乐尽在碎乐。”

 

在产品架构上,“精选,最新,销量榜,畅听榜,乐评,问答,明星,呐喊榜”的8个核心版块,不同于传统在线音乐平台的功能分类,也体现着碎乐的新意。

 

而相较于市场上现存的在线音乐平台基于歌曲内容、音乐人资源的整合,碎乐的出发点是音乐,却不拘泥于音乐所展现的内容本身,它不一定是一个完整的作品,而是从完整作品、成熟艺人,到艺人的日常生活、新音乐人、非完整音乐作品的延伸,更加丰富的内容,越发周全的需求满足。

 

中国音乐市场从盗版横行、“音乐将死”,到版权问题的基本肃清,说了很多年的“音乐人的春天”也会在可预见的未来到来。根据《2016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总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音乐产业总产值达到3018亿,同比实现了5.85%的增长,逐渐显露出巨大价值的音乐市场,还有很多亟待开发的领域。

 

现在的音乐市场,缺少的不是大资本的注目,而是怎样时刻保持着市场对音乐的新鲜感,真正养育到每一个音乐人,让市场时时刻刻都不缺少迸发新鲜内容的源头。碎乐的理念与之不谋而合,音乐人谈钱并不可耻,但是碎乐却可以用一种“玩”的心态,来做一件可以惠及更多音乐人的事。

 

正如碎乐官方主页上所写:“在碎乐,我们一起玩音乐”。

 

说到把中国音乐人攒起来同做一件事情的号召力,大概也只有碎乐的“灵魂人物”汪峰才可以做得到。在碎乐刚公测后不久,“醒醒妈”章子怡就率先入驻平台,并亲自发微博为老公汪峰助阵:还没加入碎乐的全Out了!快点跟上节奏哦!

 

除却这位影后与汪峰之间的亲密关系,同时作为娱乐“话题女王”的章子怡的入驻也确实为碎乐的性质定了调:回归音乐娱乐的本质。音乐人从此可以不只是苦哈哈地围着“如何将音乐作品内容变现”打转,音乐其本身的娱乐性和趣味性,也为市场开拓带来了新思路。

 

作为第一批入驻碎乐的歌手、音乐人,李健、薛之谦、邓紫棋、李荣浩等强大号召力和瞩目的音乐成绩,也是碎乐想要打造的音乐品质的代表。不论是知名DJ、成熟艺人,还是草根音乐人、兢兢业业的幕后工作者,都可以在这里实现平等交流,用分享和乐评建立自己的“音乐社交新阵地”。


破:第一个“音乐付费语音问答”


内地出现的第一款“付费语音问答”是果壳网姬十三创办的“分答”,其特点是可以快速的找到为自己提供帮助的那个人,用一分钟的时间为你答疑解惑。这听起来就有强大的吸引力,特别是在信息高度碎片化的互联网上,想要快速找到那个“对的人”有如大海捞针。繁忙都市人的时间非常宝贵,垃圾信息又太多,以致凸显出了知识价值的宝贵。

 

音乐创作、鉴赏需要大量专业知识的积累,自然也存在着知识变现的广阔空间。它不仅包含着更多的感性认知,甚至比传统知识的解读有更多的想象和讨论空间,这些都是由音乐本身的性质所决定的。因此,以音乐分享和互动为核心内容的碎乐可谓恰逢其时。作为第一个音乐类的“语音付费问答”,碎乐在这些方面展现着自己的价值。

 

在碎乐APP上,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碎乐的“游戏规则”:


用户在上传作品时可以为歌曲选择售价,一分钟以上的作品可以进行试听或者试看;

向上传作品的用户提问时,需要1块钱(10个乐币),如果选择公开提问,可以从偷听收入中分成50%,偷听需要10个乐币;

在欣赏作品时,可以对作品进行评价并选择是否形成弹幕;

认证用户可以对发布的作品发布乐评,认证平台可以跟微博绑定;

用户上传的作品每被分享一次,呐喊声加1,且专门设有呐喊声排行榜。


从使用的角度来讲,碎乐为不同用户带来了新的体验。

 

首先,作为粉丝,他们被自己的偶像吸引来到这个平台,却拥有着在其他平台上所没有的与偶像之间的“亲密感”。


作为第一批入驻碎乐的邓紫棋,便以图片、音视频的方式和粉丝分享自己的音乐和生活,以语音回答粉丝的提问,让粉丝更加了解、亲耳听到自己偶像的动态和很少在媒体面前展露的个人生活。这种一对一对答的形式,使得二者间的亲密度大大提升,对于明星而言则是一个与粉丝直接交流的绝佳机会。

 

作为音乐人,碎乐则提供了更为专业、聚焦的平台,供其收集来自市场和专业创作角度的反馈。专业音乐人,如朴树、李健、薛之谦、李志、陈鸿宇等,本身就是人气的象征,但是除了得到市场的认可之外,碎乐还可以为他们带来更为聚合的专业音乐人平台。相较于粉丝在社交网站和普通在线音乐平台上的评论内容,聆听来自平台的专业声音则会让音乐人更好地了解到行业内的评价。

 

以刚发布新歌的朴树为例,新歌上线一天即攀升到碎乐畅听榜第一的位置,是优质内容的强大影响力,也是碎乐对于音乐品质本身的关注。而作为“碎乐新生态”的音乐人、乐评人、著名DJ对于歌曲的组团点评,则最大程度凸显了碎乐的价值。

 

以优质语音乐评为主导的音乐社交,以及对于乐评的付费“偷听”,再加上提问者、乐评人的收入分成,充分调动了乐迷和音乐爱好者们在专业领域“切磋”的热情,同时也更全局地照顾到了音乐从创作到传播领域的更多主体。

 

而对于音乐人作品、动态在平台上通过赞赏和付费语音获得的全部收入,平台不参与分成,全部归音乐人所有的“豪迈”举措,也确实是包括很多国外在内的平台做不到的。

  

从内容的角度来讲,碎乐又有其强烈的互联网属性。互联网上的内容繁复琐碎,且为了符合人们碎片化时间和阅读习惯,碎乐的语音点评也多为短小精悍,控制在60秒之内,让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将眼睛得以从手机屏幕上解放出来。

 

此外,碎乐上的音乐内容,不再局限于一首完整歌曲的呈现,Demo、旋律、翻唱,哪怕你只是一个普通的音乐爱好者,都可以在碎乐上分享自己的音乐心情。根据前段时间网易云音乐发布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中国数量庞大的独立音乐人中,有48.5%的群体还没有发行过录音室作品,哪怕是全职音乐人,发行过EP或专辑的也仅为41%。

 

在中国独立音乐开始走上主流市场的同时,还有更多的音乐人群体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其中不乏优秀的音乐人和作品,这些音乐人也因为资金或者技术的问题,而使得作品没有办法制作成成品,进而通过各种途径推广。

 

碎乐的“碎片化音乐”理念就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它为所有的音乐人、音乐爱好者提供了一个被主流、被资本关注到的机会,同时也让这些内容在还不是完整作品时就有了产生价值的可能,为音乐人扩宽了收入渠道。


离:引导音乐在线市场新玩法


如果说“守”是对于现有经验地吸纳和积累,“破”是对于固定规则地打破,那么“离”就是对自我的超越,进而以期对行业和市场能起到引领、促进作用。

 

当在线音乐行业被大资本垄断、各自“占地为王”的时候,市场中其实还留下了很多“缝隙”,给小的、新兴的平台以机会,但是缺少创意、固守成规,也无法在市场中生存。百废待兴的音乐产业急需优质内容提供方作为其成长的养分,而不需要更多平庸的服务提供方来对有限的资源做重复地搜刮。

 

绕过传统在线音乐平台动辄数亿的版权投入,从碎片化音乐切入,用杠杆撬动市场,是碎乐体现出的创造性所在。将音乐人在社交媒体上的音乐内容与UCG网站上的用户自制内容在一个APP上实现,是资源不同方式的排列组合,却也成了碎乐所需面临的巨大挑战。

 

站在短视频行业的风口,碎乐上越来越多的用户自上传内容让版权监管变成一项异常艰巨的工作,发掘好内容和版权问题并行。

 

碎乐提出的“碎片化音乐”而非“歌单”,也似乎与现在的市场风向“背道而驰”。歌单是对于“不同歌曲的不同排列组合方式,将带来不同情感体验”的体现,不论从用户的创造力和曲库的利用率上都是很好的解决方案,是一个由“点”到“面”的演变。

 

而“碎乐”的概念,则是把以歌单为架构的理念重新回归到了一个“点”的单个音乐内容上,将音乐“泛娱乐”化。个人认为,歌手、音乐人对于个人生活、工作花絮的分享其实可以当作一种数字形式的“周边产品”理解,在与歌迷、粉丝的交流互动中,作为其音乐作品的补充。收益不是主要的目的,而是要与粉丝之间建立更加稳固的关系,提升自身也是产品本身的用户粘性。


从碎乐目前的架构来看,汪峰似乎也并不想让自己的平台变成阿里星球那样的全产业链音乐交易平台,它目前的功能还是以专业乐评和对语音内容付费为主;也似乎没有幕后圈的影子,只是单纯的分享碎片化内容;更不是播放器,这是汪峰在做这款产品时就首先否决的。

 

那么,这个市场和汪峰自己又为碎乐带来了哪些竞争力呢?

 

首先,独立音乐人市场的火爆使得碎乐有更多的内容。到目前为止,碎乐上已经入驻了包括赵雷、霍尊、李志、李夏、二手玫瑰在内的众多独立音乐人和独立乐队,在平台上分享自己的创作和生活,嬉笑怒骂,柴米油盐。而且这些独立音乐人的独立身份,也使得他们得以穿梭于各平台之间,这些没有被垄断的内容给了创业平台获得优质内容和曝光度的机会。

 

再者,基于创始人汪峰在行业内拥有的丰富人脉,能在平台启动伊始就拥有强大的明星阵容前来助阵。比如,邓紫棋、谭维维等艺人在平台上发布独家音乐内容,“秋裤男神”、音乐诗人李健更是在平台上发布了《一句顶一万句》的“创作手稿”,一天内获得6万多人通过付费的方式收听。正是这些具有强大影响力的明星歌手入驻,才能让碎乐在一开始推出市场就拥有颇高的关注度。

 

但是目前处于起步阶段的碎乐,要想走得更加长远,仍有需要克服的难题。

 

第一点,盈利模式有待清晰。早几年做音乐投资的人,都戏称自己是在“做慈善”,随着最近几年音乐产业的发展、盗版音乐问题的整治,音乐的获利能力已经得到了大大的提升,通过“音乐社交”、“粉丝经济”等方式,让更多的音乐人和音乐公司看到了这个行业的良好前景。碎乐“所有收入归音乐人所有”的方式,虽然最大程度为音乐人着想,却让产品本身的盈利模式变得模糊,且目前的收入模式体量较小也略为单一。

 

第二点,则是如何让这些音乐人、内容生产者长期留驻。产品初期由创始人之一的汪峰所带来的业内影响力,虽然使其他很多音乐类产品望尘莫及,但碎乐需要的是一个能让其自身长久发展的运作模式。现阶段碎乐需要借助他们的“明星效应”,在之后的发展中,如何让这些人“心甘情愿”地留下来,同时使产品本身实现可持续发展,才是更大的考验。

 

回望汪峰的创业之路,从FILL耳机到媒体平台iwini,再到碎乐,汪峰的这些“副业”一直都是紧密围绕音乐本身的。于是,当碎乐作为Fill耳机、iwini媒体平台构筑的音乐生态的一部分时,似乎就多了更多可能。

 

在去年的Fill耳机发布会上,汪峰曾声称自己要做一款“源自中国的世界级耳机,让更多的中国用户听到高品质的声音,从产品、文化、内容生态领域拓展耳机的更多可能性。”由此,我们或许可以大胆猜测,碎乐对于内容的创造和聚集,则是他建造原创音乐王国的重要战略部署,旨在打造完整贯穿“内容+硬件+消费”的音乐商业生态。

 

值得注意的是,刚运营数月的碎乐也推出了自己的现场演出品牌“碎乐Live”,赞助独立音乐人进行现场演出,目前已经成行的是赵雷的“无法长大”全国巡演,以及今年最具想象力、重新起航的草台回声系列巡演,碎乐力图借助自身对于演出市场的了解,与音乐人共同实现“1+1>2”的效应。

 

作为中国最成功的摇滚音乐人,变身“产品经理”的汪峰将自己的智能耳机、网络电台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现在“跨界”到在线音乐行业,碎乐的发展也离不开他对于行业的了解和前瞻性的眼光。当然,这款主打“碎片化音乐”的音乐产品能走多远,用户是否会买账,还有待市场地检验。

 

“内容创业”的号角已经吹响,音乐领域创业的春天来了吗?致力于发现音乐行业新趋势、新动向的新音乐产业观察,将会与大家一起持续关注碎乐今后的发展动态。


文 | 王亚男

编辑|vision

来源:新音乐产业观察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新音乐产业观察 发布人:啸月
  • 7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5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7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7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7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2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5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3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