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资讯>民歌手们“皇后的礼服”

民歌手们“皇后的礼服”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7年2月27日
[摘要] 民歌手是礼服的主要消费群体,她们出现在各种美轮美奂的舞台上,穿着造价不菲的华丽拖地长裙。

民歌.jpg


2008年,中国著名高级订制设计师郭培为与多明戈演唱《爱的火焰》的宋祖英设计了一条银白色礼服,这套礼服由十几名工人24小时轮班倒,花费了上万个小时制作完成,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将20万颗施华洛世奇水晶镶在裙子上面。


郭培于巴黎发布2017春夏高级定制系列,整个系列依然走的是毫不遮掩的华丽宫廷风。曾经在接受《南方周末》专访时,这位中国最会做“大裙子”的设计师表示对“庞大”和“工艺复杂”有一种极为狂热的爱,她渴望把每一件裙子都做成皇后的礼服,郭的客人也是如今中国最有权力与财富的女性。


民歌手是礼服的主要消费群体,她们出现在各种美轮美奂的舞台上,穿着造价不菲的华丽拖地长裙,唱着又红又专的政治歌曲,她们通常也有另外一个名字“晚会歌手”。郭培声名鹊起,也要感谢民歌手张也和春晚舞台。


与此相对应的是最近几年中国最红的另一位高级订制设计师、无为品牌创始人马可,她因为第一夫人彭丽媛设计出访服装而迅速被媒体关注到。马可推崇“质朴、大气、简单”,崇尚女性有内在理想、独立自主,所有专访文章里出现的马可极为素雅,布衣、素颜,头发简单束起,有一种棉麻织物所散发的传统文人的无为气息。


两种设计风格,两种出世态度,璀璨华丽的宫廷风礼服不可能就此被弃之高阁,淡雅质朴的服装在任何一个时代也会被追捧,这关乎时代的潮流,个人的审美。但是,命运的齿轮正在开启一个新的时代,过去如繁星般涌现民歌手的黄金岁月看上去可能真的已经一去不返了。


她们低调了,种种猜测的背后


本月最炙手可热的民歌手当属谭晶


2月6日,谭晶身穿Stephane Rolland 16/17高定系列登场,黑色修身长裙,身后不规则的白色浪花剪裁把女神衬托得高贵典雅。这已经不是谭晶第一次惊艳全场了,比起从前晚会上穿得那些“华丽正确”的礼服,这种带着时尚感的设计无疑更适合她。

2016年以来,以晚会歌手成名的谭晶已经在转型成为商业歌手“大魔王”的路上,一路又惊又险,好在至少在24日之前,观众们眼中看到的谭晶都是“惊喜不断”的。


本月24日,谭晶突然宣布退出湖南卫视《歌手》,引起外界猜测,原因又似乎“讳莫如深”。谭晶曾被称为“宋祖英接班人”,更是12次登上过春晚舞台。


最新的消息是,超强的舆论声浪迫使谭晶不得不再发声明,称“因工作档期安排及版权归属等问题退出尚在热播的《歌手》节目”,声明表示,部分媒体及网络用户对其退出原因“进行了无端猜测,编造谣言”,谭晶因此“遭受了严重误解甚至质疑。”目前已委托相关律师事务所,并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这似乎是一个政治歌手尝试转型走向商业化又因为“不宜被过度揣测”的原因而失败的例子。


2014年是政治歌手格局洗牌后被公众注意到的第一年。实际上在2013年下半年,民歌手已经开始大范围遇冷,这与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央“反腐风暴”在时间上有较强的关联度。


当2014年宋祖英、谭晶第一次缺席中国最盛大的舞台《春晚》时,媒体报道“可能只是偶然”。到了2015年,宋祖英、谭晶再次缺席《春晚》,已经被称为“新常态”,此后继续缺席。


在此之前,宋祖英已经连续24年登上春晚舞台,她是上世纪最炙手可热的政治歌手。而谭晶在2003年第一次获得在春晚舞台独唱的机会,那时获得的机会还不稳定,几经沉浮才终于在2011年获得和宋祖英一样,在春晚舞台上每年都可“独唱”一首最红最正歌曲的机会。迄今,谭晶的好风光不过数年。


不少民歌手在经历各种“流言”之后,2016年-2017年算是一直在低调活动,取代过去璀璨舞台和皇后般华服的是简陋的舞台和朴素的服装。宋祖英的公开活动绝对“根正苗红”,不是下边远基层慰问演出,就是在国家政治活动中演出。


谭晶被“猜测”的理由并不令人吃惊,她是山西籍知名歌手。


山西是反腐重灾区。2014年3月,与山西籍歌手们交往密切的超级掮客苏达仁被带走调查。据《中国青年报》当年9月文章《起底超级掮客苏达仁》,苏曾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担任教职,积累了大量的军旅演艺资源,很早就开始带着艺人全国各地“跑穴”赚钱,其中包括大量走出体制或者仍留在体制内的军旅歌手。苏达仁还曾经有一个对外身份是北大青鸟集团执行总裁,后北大青鸟发声明表示北大青鸟总裁是初育国,并非媒体报道的苏达仁。


公开查询发现,苏达仁与山西籍的演艺界名人交往颇深。 2010年,北大青鸟集团赞助山西籍总政歌舞团某歌手在上海开演唱会,苏达仁以北大青鸟执行总裁的身份与这名歌手一起揭晓了上海世博会志愿者主题歌。 2011年,另一个知名山西籍军旅歌手在北京万事达中心开演唱会。据北大青鸟内部网站报道,北大青鸟集团董事长许振东、总裁初育国、执行总裁苏达仁到场观摩并祝贺。宣传资料还显示, 已落马的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也出席捧场这场演唱会,多名知名军旅歌手也到场走红毯,许振东担任这场演唱会的出品人,苏达仁担任总监制。


在种种公开新闻报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文工团和女歌手更有涉贪腐案。


例如:在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贪腐案中,2013年11月7日,原中国铁路文工团歌唱女演员罗菲在北京市二中院出庭受审。她被控掩饰、隐瞒张曙光的受贿犯罪所得共计198万余元,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罗菲当庭认罪。2013年11月21日,国家安监总局透露,中国煤矿文工团团长张成祥被双规,已免去其职务。



2015年,韩红在微博晒出一张空军军服的照片,配发流泪的表情。随后,韩红又连发多条微博称:“我爱你空军。生为空军人,死为空军魂。在心里我永远都是空军人。”此后,韩红经纪人戴先生承认韩红已辞去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副团长,完成转业手续,正寻求新的转型方向。


此外,颇有群众基础的凤凰传奇也曾是军人,他们曾在2009年特招进入二炮文工团,曾穿着军装上过访谈类节目,玲花一度谈到慰问演出的辛苦。不过因为商演难以协调,2013年二人已经转业恢复地方身份。直到现在,许多歌迷都不知道玲花和曾毅曾经进过部队。


2016年3月22日,建团63年之久的原总政歌舞团在中国军改的推进中正式摘牌更名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政治工作部歌舞团。总政歌舞团正式摘牌后,成立63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这又是一个宣告旧时代结束的标志性事件。


曾经在政治生活中担当起宣传重任的民歌手们,面貌不一,不少人擅长在即有的框架内,为自己及所在的地方带来最大利益。她们都有一定天赋和个人能力,而在实际操作时,如何自律,避开可能带来灾难的馅饼,这又考验着她们过往的政治智慧。


无论得到过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还可以选择什么,都是在面对命运路口时自己做出的选择。当初决策的“机敏”,在今天看来就成了“误判”。


时代在变,审美在变,风水会轮流转。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人们“容易厌倦,也容易忘记”。


文宣新思路:务实、接地气


每一代领导人在政治音乐宣传上都有鲜明的风格。


毛公时代政治歌的主轴是歌颂领袖,如《北京的金山上》、《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80后一代也朗朗上口。到了邓公时代,涌现了很多对祖国山川风物的歌颂,如彭丽媛演唱的代表作《在希望的田野上》、《我爱你,塞北的雪》、《父老乡亲》,以及《长江之歌》、《大海啊母亲》等耳熟能详的政治歌曲。


进入2000年后,红歌的创作开始衰退,政治歌曲在这期间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庸俗化,甚至完全是粗制滥造,一度出现把中央文件当歌词的怪异现象。不过,宋祖英歌颂物质生活改善的很多歌曲也有较大的影响力,如《越来越好》、《好日子》等。


从种种讯号来看,民歌手天后的未来,已经是下一代接棒了。


2017年春晚,歌唱家雷佳独唱《江山颂》,而当晚歌曲绝大部分是合唱,这包括张也、郁钧剑、晏菲、刘和刚合唱的《中国欢迎你》,群星合唱的《难忘今宵》。在2016年7月2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五周年文艺特别节目《伟大的旗帜》上,雷佳就压轴演唱了《我们的中国梦》,出席的歌手有阎维文(山西籍)、魏松、张也、佟铁鑫、廖昌永、吕继宏、张英席、薛皓垠等。


雷佳生于1979年,曾师从彭丽媛,她是“新国风音乐”倡导者与传播者,也是新生代民歌的领军人物。雷佳曾在2014年亚信峰会和2014年APEC会议上(“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欢迎晚宴及文艺演出”)的独唱歌曲是《芦花》和《板蓝花儿开》,2016年G20峰会文艺演出上上独唱《难忘茉莉花》。雷佳的作品《好山好水好江山》中有一句“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这一类歌曲的创作风骨和邓公时代的政治歌曲颇有类似(《我爱你,塞北的雪》),在情感上勾起人们对家乡的回忆和爱。


雷佳在公开演出中的亮相也与过去民歌手的奢华风格有一些差异,以清丽为主,似乎尤为偏爱纯色。例如,2016年G20峰会上的演出,雷佳身着一袭白色长裙,在2014年5月的亚信峰会上,雷佳也是一袭白裙亮相。


雷佳身上的气质或许反应的是人们越来越愿意看到“朴实”的一面,政治歌曲方面在某种程度上也有所回归邓公时期的“山川风物”。


我们还可以看看这两年新华社、人民日报、共青团等在文宣思路上,也区别于过去开始更加务实和接地气。


2016年3月,新华社推出说唱动漫MV《四个全面》火爆全网,这首神曲融合了舞曲、说唱、合唱等多种音乐形式,用“大白话”歌词解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意义,还用了快闪和弹幕等受年轻人喜欢的元素。神曲之后,新华社又用微电影的形式,推出9分5秒浓缩了95年党史的《红色气质》。


而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公益广告《我是谁》中,在海边沙滩上,面对大海,一个男低音发问:“我是谁?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你从来没有想过……我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和你在一起。”这1分钟的短片很快就在社交媒体传播开来,它看上去就像一则打心灵鸡汤的互联网公司的广告,但实际上,它是一改过去“宏大叙事”的党员教育宣传片。


内蒙古广播电视台和人民网还联合出品了读书节目《马克思靠谱》,“不枯燥、不戏说”,三位嘉宾是马哲读霸“卢刚”,哲学萌妹“张明明”,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80后研究员钟君,主打读者群体是80后和90后,在《马克思的朋友圈》这一期里,爱奇艺的播放量是6.3万。而且值得关注的是,这个节目的主题歌曲《马克思是个九零后》走的是嘻哈风。歌词有点像当下年轻人爱的吐槽:“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在政治课,学了他的思想只是为了及格,本打算过了就算书再也不念,后来翻开却发现并不讨厌,人生总是充满意外,有一天我看到他的厉害,看到我的信仰别再问why,别再看magazine(杂志)我在看马克思……”后来这首歌时不时会在《马克思原理》和《邓小平概论》课堂上播放,有一位网友在酷狗上评论:“今天毛概课放的,我偷偷哭了。”


在抓住年轻人注意方面,共青团也花了很大的力气研究互联网。


2005年,曾在共青团中央团校(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读书的学生曾被思政课老师要求所有人必须:当堂一字不漏、倒背如流党中央会议精神和治国理念。但十二年之后,共青团中央干脆入驻了B站。同时官微称,入驻B站后会在网站中发布诸如《青年网络公开课》、《青春25小时》、《出彩90后》等精彩内容。官微写道:“2016年,从两微到知乎,团团的每一天,都在努力离大家近一点。”


显然,民歌手们担当政治宣传工具的作用正在被互联网削弱。这一切并不仅仅是新一届的“新气象”,而是在技术变革面前,要努力离大家近一点,就必须要“变”。


我们常常对周遭很多事物的理解都相当肤浅。也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大国的崛起,需要身处其中的人们面对纷繁的信息、浮躁的商业社会,拥有独立的头脑、多元化的思考、充盈的内心和自律的能力,这或许代表了当下最Cool的正能量。


文 | 安西西

校对 | 赵星雨

编辑 | 董露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音乐财经 发布人:叶子
  • 5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6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3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10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10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4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49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74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107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

电子乐器商标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