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第一音乐生态圈 ! 请 [登录][注册]
广告

首页>活动>大师>王黎光:深入生活,才能创作出最动听的音乐

王黎光:深入生活,才能创作出最动听的音乐

资讯头条 | 乐度网 2017年6月19日
[摘要] 所有艺术作品的结构完美得就像建筑一样,稍有瑕疵就会塌陷。感性与理性的交错过程是一切艺术成功的必然结果。

王黎光代表作品:影视配乐:《天下无贼》《唐山大地震》《集结号》《天河》《宰相刘罗锅》《贞观长歌》《京华烟云》《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其中,获奖作品有:《集结号》获第13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电影音乐奖,《集结号》《唐山大地震》分别获第27、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一年又一年》获第1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音乐奖。


作为今年一季度国内唯一一档在黄金时段播出的音乐节目,《耳畔中国》一经播出便引发广大观众的关注与好评。节目邀请到著名作曲家王黎光担任评委,也终于让这位创作颇丰却一向低调的作曲家从幕后来到了台前。


深入生活—才能创作出最动听的音乐



1986年,王黎光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开始接受系统严谨的音乐教育。浸淫于音乐悠悠数十载,他造诣深厚、获益良多。对于自己热爱的音乐,王黎光有自己独到的见解:“音乐是启蒙于自然科学中的频响,是成就在社会科学中的艺术。就结构而言,艺术是非常严谨、崇高而理性的学科,所有艺术作品的结构完美得就像建筑一样,稍有瑕疵就会塌陷。感性与理性的交错过程是一切艺术成功的必然结果。


生活就是一种经历后的态度,不走过那一段,不迈出那一步就无法感受活着的真谛。生活靠积累,阅历是财富。每一次交流都是难得的积累,每一次碰撞都是巨大的财富。人总要成就,且成就的方式有千种万种,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成就都是人面对社会、面对人生走出的那条属于自己的路。


王黎光.jpg


随着年龄的增长,创作不断丰富,我越来越觉得音乐之外的功夫比音乐更重要。在学校里学习,技术终归是技术,它还不能融入到你的血脉之中而提炼出一种你的生活观点。必须要深入生活,才能创作出最动听的音乐。”


虽然现在的传播渠道越来越广了,但是音乐作品却越来越难深入群众心中,王黎光为此常常自省:这是不是因为音乐创作者们离群众、离生活越来越远了呢?如今不少音乐人,有才华却没有了民俗体察,有市场却忘记了音乐赖以生存的土壤,长此以往,音乐作品必将昙花一现、后继乏力,甚至被人们遗忘。


王黎光曾做过一个巧妙的比喻:“生活好比是水,而名誉与地位,只是盛水的杯子罢了。如果我们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杯子上,那么我们便没有余暇和心情去品尝和享受杯中水的美好滋味了。”在艺术创作上,王黎光始终把观察群众和体验生活视为永久性课题。


影视音乐的春天—需要耐心等待


记者:既是艺术教育工作者又是著名作曲家,如何做到“作曲”、“做学问”两者兼顾呢? 


王黎光:艺术教育工作者,必须首先以身示范,在艺术创作领域加强专业创作和业务能力的修养。把本职教育工作与艺术创作密切联系起来,这些年来,我坚持按照这一原则来要求自己的专业学习和创作,最关键的是,我的这些作品拉近了我和学生的距离,让我在艺术创作上和学生们找到了共同点,同时也影响和鼓励学生积极参与主流创作和奉献社会,帮助他们认识到只有唱响主旋律才能打好主动仗。


记者:我们回顾一下你的艺术创作道路,还记得自己第一部参与创作的影视剧音乐吗?


王黎光:我的第一部影视作品是《年轮》,那个时候有一首片尾曲叫做《天上有没有北大荒》,歌词里面“美丽的松花江”那段是用了一段童声加进去的,得到了传唱。我的第二部电视创作是《宰相刘罗锅》,《天地之间有杆秤》也已经成为了大家喜闻乐见的作品。现在我几乎每年都有两到三部的影视剧出手,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人们都会想到《天地之间有杆秤》。在后面的创作当中,我也想改变自己的创作风格。

王黎光1.png


记者:我们了解到,你从1993年开始集中创作影视音乐,先后为数十部影视作品作曲与配乐。那么,创作影视音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过程呢?


王黎光: 影视音乐创作是一项非常烦琐的工作。我们首先一定要先看剧本,看完剧本以后片子基本在拍摄过程当中,中间如果有条件好的剧组,可能我还要到剧组去探班,现场感受一下。很多我都是在片场看到演员的表演,才给了我这种音乐的启发。


到了全部拍摄完毕,进行第一次粗剪的时候,我们要从头到尾把这个片子看完,坐下来和导演把音乐的风格、音乐的段落、影片音乐的气质交流一下,然后就进入后期制作过程,把音乐一段一段的铺放到每个段落上面,最后进行混录,确实是很漫长的过程。


记者:有没有自己很喜欢的影视音乐作品呢?


王黎光:《现代启示录》这部电影留给我深刻的印象,影片的配乐中运用了瓦格纳的歌剧音乐《女武神》,那段音乐非常好,无论你是否懂得音乐这门艺术,都会在观看这部影片时,深深地感受到音乐带给影片的震撼力。


《辛德勒的名单》中,小提琴大师帕尔曼演奏的那一段令人荡气回肠的音乐,把犹太民族的磨难和人性刻化得入木三分,无法不获得全世界人民的喜爱。《走出非洲》中鲜明的非洲音乐,把影片剧本无法阐述的地域风情描写得如诗如画。


记者:有人说,音乐家需要丰富的人生经历,还有对生活敏锐的观察力,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王黎光:就目前的创作来说,我想举一个例子,我到电影学院工作以后有了假期,有很多静下来梳理思考的空间,我经常带着学生到少数民族地区去采风,这些对我的创作启发是很大的。我曾经给《贞观长歌》《贞观之治》创作音乐,当时为了区分音乐风格,我去了新疆,把西域和东亚的元素重新感觉了一下,再借鉴和体验生活之后,对事物有了重新认识。艺术的空间有时候可能因为某一点的碰撞让你瞬间打开,胸怀的大门敞开以后,你会吸取无数的艺术元素,给你的创作带来非常大的帮助。


记者:近年来,随着中国影视市场的火爆,影视音乐作品将迎来春天,对此能谈谈你的看法吗?


王黎光:影视作品有一定的艺术规律,我觉得我们只能不急不躁,对于音乐艺术在影视方面的作用和发挥,我们要耐下心去等待。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音乐与乐器产业第一手资讯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点击右侧蓝字快速关注乐度公众号:Musicdu乐度
微信扫一扫,您就知道
Musicdu乐度公众号:musicdu_com
想要体验免费发新闻,请加静静的微信
本文来源:音乐生活报官方 发布人:Eliane
  • 11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点赞
  • 85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高兴
  • 3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拍手
  • 10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加油
  • 82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惊讶
  • 10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路过
  • 11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难过
  • 93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叹气
  • 38
    喜欢我就给我投票吧
    无聊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

电子乐器商标转让